寒趣阁 > 其他小说 > 唐诗薄夜唐惟 > 第2063章 老婆今晚,没有回家。

第2063章 老婆今晚,没有回家。

 热门推荐:
    当年逃离温礼止魔爪,是她决定要重启人生,而如今呢。

    温明珠的人生不过就是不停地起飞和坠毁罢了。

    唐诗见不得温明珠的这种表情,她不是没经历过人生重大打击,那个时候她以为自己的哥哥离开了人世,或许……和温明珠现在的绝望,是一样的吧。

    唐诗忽然间发现,他们这帮人,似乎都从来没问过,温明珠是否还有别的亲人。

    这么多年了,和温明珠有联系的就两个人。

    一个温礼止,一个黎光。

    如今这两个人就像是天秤的两端,温明珠站在中间摇晃着,不知道要走向哪一边,也许某个瞬间,她是真的下定决心要跟着黎光走了,再也不要回头。

    可是终究,决心抵不过残忍的现实,又或者说,渺小经不起强大的逼迫,她终究是要屈服的。

    坐在那边没动,温明珠撇开脸去,不想去看黎光脸上失望的表情,她知道黎光一直都很相信他,从五年前到现在。

    然而这一刻,她可能要让黎光失望了。

    她和温礼止注定是无法解脱纠缠了,那不如把黎光的手放开。m.

    好歹,让该自由的人自由。

    “我能给你的不多。”温明珠抬头,终于正视着黎光,“很抱歉,从来没给过你真正的爱。”

    将你看作救世主的同时,你也一定,承受着很大的压力和痛苦吧。

    黎光的眼神令江凌一个大男人看着都过意不去,最可悲的不是自己要放手,最可悲的是……自己心爱的人求着自己放手。

    黎光现在就处于这样的阶段,他其实一直都可以,只要温明珠说一句话,他什么都可以为她做到,不管她要跟着他跑还是跟着别人走。

    只要她想。

    然而温明珠如今的选择,根本不是她心里想要的,她想要的那么多,却一个都要不起。

    所以只能亲手断掉和黎光的关系,让他可以从她的世界里抽身而退不被影响。

    这样想着,黎光才发现,过去总觉得他该保护她,而今时今日,竟是他被她保护了。

    “不要说这种丧气话,这个世界上难道没有爱的人就不配活下去了吗。”

    黎光对上温明珠的眼,想令她恢复一点生机,“我其实一直都知道……知道你愿意陪着我,更多的是感激,是我的出现成了你唯一的希望,那天路过救下你的人如果不是我,别人也可以代替我成为你心里这根救命稻草的位置……明珠,你只是,太苦了。”

    你只是,太苦了。

    都逼着自己去爱上仇敌,来跟恨意和解。

    温明珠的眼泪又从眼眶里溢了出来。

    所有人都知道温礼止年少遭遇不幸,或许她配得上一声“父债子还,罪有应得”,但是黎光却对她说,你太苦了。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温明珠站了起来,走到了黎光的身边,温柔地看着他说,“等到你东山再起的那天,我一定会亲自来祝福你的。”

    这句话代表着什么,不言而喻。

    她过去是说会陪着他东山再起,如今成了会亲自来祝福。

    她不打算再陪他一起走了。

    黎光的手指攥紧了又松开,好像是,一口气要发泄出来,最后又被他咽了下去。

    深深地看了一眼温明珠,黎光痛苦地闭上眼睛,亲手将她的衣服整理好,帮她把唐诗披上去的外套纽扣又系上。

    轻声地,他发着颤说,“你说的,我都依你。”

    温明珠眼眶一热,随后黎光便放手了。

    他本是不该放手的。

    温明珠要他放,他便放了。

    随后黎光后退一步,最后用力看了一眼温明珠,一句话都没说,转身就擦着江凌的肩膀出了温家的门。江凌还记得他追着过来的时候脸上有多担忧,可是如今转身而去的时候也是决绝又隐忍的,这个男人……为了温明珠把一切都扛了。

    连分离都扛下了。

    偌大的房子一下子安静下来,只剩下温明珠在轻轻地哽咽着。

    江凌领着温明珠上楼做了些检查,唐诗倒是留在了一楼看着温礼止,“这是你想看见的吗?”

    温礼止一顿。

    “你不是想要明珠留在你边上吗。”唐诗做了个将手心的空气挥到空中的动作,“看,她留了。”

    “你怪我太过火了?”

    “还好吧,薄夜也不是没做过过火的事情。”唐诗说起这个倒是一脸淡定,“你们从来不会自我反省,自然不会觉得自己做得有什么过火。”

    温礼止能感觉到唐诗有些针对性,他皱眉,“可是你还不是原谅了薄夜。”

    “因为薄夜付出了代价。”说到重点了,唐诗勾唇笑了笑,“你倘若试着像薄夜一样把命都给出去的话,或许明珠不会像现在这样心灰意冷了。”

    温礼止一僵。

    他从来都只想要温明珠的命。

    唐诗看了眼二楼,她知道,现在的温明珠,心早就死了,就像当年的她一样,没有足够剧烈的刺激,这颗心是再也不可能对温礼止打开了。如今温礼止想要和她重新开始,也得看他愿意为了温明珠做到什么地步。

    “我今天陪着她吧。”唐诗看他俩这架势也得僵持好久,生怕温明珠情绪抑郁有什么想不开,于是给薄夜打了个电话,说明了一下情况,并且告诉他今晚住在温家不回去。

    结果对面薄夜骂骂咧咧地说,“温家能有薄家装修好?能有老子的床香?”

    唐诗说,“温明珠很香。”

    薄夜怒了,“香,香能当饭吃?老子要不从明天开始吃八角茴香,死了还骨灰香!”

    吃八角茴香也没用,老婆就是不回家,薄夜抱着抱枕在大床上失眠了一宿,第二天就去温礼止家要人了。

    结果温礼止一开门,两个人黑眼圈照黑眼圈。

    “……卧槽”薄夜骂了一句,“不是你怎么也没睡好啊?”

    温礼止说,“你那黑眼圈不比我深?”

    “我老婆没回家,你老婆也没回家?”薄夜气急败坏,“你说说你,跟别个吵架,非要别人家媳妇出来铺台阶下,还不结出场费。人呢,还我!”

    温礼止让开了道,让薄夜上了二楼,他敲了敲门,推门进去的时候,唐诗正穿着睡衣坐在卧室的落地窗边,温明珠穿着白色睡裙正趴在她膝盖上闭着眼。

    她眼神温柔,低垂着头,轻轻摸着温明珠的长发,就像当初温明珠无路可逃跑进她房间一样。

    我要是有你这样强大就好了,唐诗。温明珠下意识攥紧了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