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趣阁 > 其他小说 > 名侦探修炼手册 > 章节目录 第153章 犯罪者

章节目录 第153章 犯罪者

 热门推荐:
    “为什么?呵呵,你不是已经侧写出来了么因为【犯罪者俱乐部】啊!”李雷整个人突然就变了一个感觉,他不再是一个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孩子了,而是更像一个一直在拼搏的中年男人,但是却终于在某个瞬间,被戳破了梦想的泡沫。

    “犯罪者俱乐部?雅子姐说了,那就是一个传说啊!”刘知源似乎还是很难以接受这个展开,他立刻提出了疑问。

    “是啊,传说但是谁说传说就是假的?当时也说了,有20的人相信,‘犯罪者俱乐部’是存在的,那么换个说法,不如说,有80的人不愿意相信,犯罪者俱乐部其实是真的!哈哈哈——”说着,李雷笑了起来:

    “而我,我很幸运的,正好属于那20里的人甚至更加幸运的是我是那极少数的,受到了‘犯罪者俱乐部’青睐的人!”

    “什么?”雅子姐似乎是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

    不过,李雷已经进入了一个有些忘我的状态下,他站了起来,然后张开双臂:“你们大家看一看,这个工厂这里实在是太惊人了!

    大约三个月前,我接到了‘请帖’,对,就是犯罪者俱乐部的请帖,那请帖指引我来到了这里。

    你们根本想象不到,这里有多少房间,房间里的机关是多么的有创造力,即使是现在,我还能回忆起来,刚刚看到这一切时的震撼!

    哈哈虽然那些机关已经很老旧了,但是这就是犯罪者俱乐部真实存在的证据啊!

    只有天才的罪犯,才能创造出如此宏伟的犯罪工厂!

    这是艺术!

    而我,已然受到了邀请,我只需要展现出我犯罪的天赋,得到那些人的认可!我也能进入那个传说中的‘犯罪者俱乐部’了。

    我也终于能摆脱这个虚伪的世界了啊!”

    李雷声音越来越大,可是突然的,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他的眼神黯淡了下去

    “可是我还是输了我没有考虑到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真正的犯罪艺术,是不能留下一丁点破绽的啊。

    只有100的完美犯罪,才能称得上是艺术!”

    周言怔了一下,100的完美犯罪,这不是林溪的那个考题么?

    李雷的话,好像是让他想到了什么,但雅子姐的话突然打断了他的思绪。

    “可是先不说犯罪者俱乐部的真实性,你为什么要这么憧憬那个地方啊,你们不是几代人都在经营一家侦探社么?你天生不是应该想要成为一名侦探的么?”

    “啊哈哈哈————”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可笑的笑话一样,李雷突然笑起来,表情也变得狰狞:“侦探侦探就是一坨狗屎!

    【安乐椅侦探社】呵呵,我们全家,算上我三辈子的人,都在为了这个侦探社而努力着!

    可是,你们知道这个侦探社,给我的家带来了什么嘛?

    我父亲死的那天,我母亲因为在寻找一个案件,连他最后的一面都没有见到。

    呵,也不能说没见到,因为在他死前,我拿着手机,用视频在和我母亲通话,我那白痴老爹竟然说让她专心查案

    啊哈哈哈,你们能理解么?

    他就要死了啊,满身插着管子,他的身边只有一个哭的稀里哗啦的孩子啊,而他竟然对着孩子的母亲说,专心查案!

    疯了!这是疯子!

    然后呢我的母亲直到他火花的那一天,都没有回来,因为案子还没有完结。

    这就是侦探!

    那之后母亲似乎是很自责,她将所有的精力都投注在了这家侦探社上。

    甚至要求我从小就学习侦探的知识。

    可是我根本就讨厌侦探啊!!

    就这样,我长大了母亲因为遗传疾病的原因,渐渐的怕冷,然后浑身无力,最终也只能坐在轮椅上,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安乐椅侦探’。

    但是她很坚强,已然没有放弃侦探的这个职业,她从警察和委托人的口中,听取案件的细节和紧张,就这么在安乐椅上,破获了很多的案件。

    但是那又如果因为她没办法出门,所以就算是她再聪明,也依旧还有观察不到的细节啊。

    所以,她也会出错,虽然这些错误都在她的努力下被纠正了。

    但是呢没有人同情她。

    侦探只关心案情本身!

    就算是一个年纪很大的老人了,坐在安乐椅上,忍受着疼痛,带着老花镜,一直工作到半夜,也依旧不会有人关心她。

    就因为她是个侦探,而侦探的使命,就是破案,使命之外的事情,谁会去关心?

    几个月前,她死了因为劳累,长期熬夜,或者本身疾病的原因呵管她呢。

    我不在乎。

    因为她自己都不在乎。

    她在临死前,跟我说,让我快点考下来侦探资格,侦探的使命,就由我来继承了。

    你们听听,她竟然在临死前,还在关心侦探的使命!

    她疯了么?

    她就要死了啊,她不应该关心自己的病么?她不应该关心一下自己的性命么?

    和我父亲一样,都是疯子!

    而我呢呵,我根本就不喜欢侦探,讨厌侦探,恨侦探!

    所以,我已经这么大的年纪了,依旧没有考取侦探资格,因为考试时,我一想到我即将成为一名侦探,就恶心!

    哦,你们可能还不知道呢吧我今年已经31岁了。

    别看我现在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其实这是我遗传软骨症导致的,我从18岁之后,身体的发育就几乎停滞了。

    就像是雅子姐的侧写一样,我是一个没有自信,软弱,痛苦,自身带有残疾,无比渴望被人认同的一个人

    再过去的几十年里,我几乎是以为,我这辈子,永远不会快乐了,永远无法被认同了。

    因为我需要继承这家侦探社但是我又讨厌侦探

    这种矛盾,让我一天比一天沮丧。

    我甚至想过去死!!

    直到三个月前。

    我收到了一张卡片那张卡片,是黑白的,上面画着一只乌鸦。

    而卡片上,给出了我一个地址,就是这间工厂!

    也就是那时候,我才终于意识到,我根本就不是一名侦探!

    我的归宿是犯罪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