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在幕后调教大佬 > 红尘仙,天上客 第三十一章 铸剑,试剑(1/2)感谢阿蝉东南飞|十里一回头的万赏

红尘仙,天上客 第三十一章 铸剑,试剑(1/2)感谢阿蝉东南飞|十里一回头的万赏

 热门推荐:
    伴随着道人的询问,此地一瞬沉默了下,泰山府君不答,北阴收敛心神眼观鼻鼻观心,神色冷峻,斩杀杂念,想要当做自己根本没有听到这一句话,却突兀想到当日提出诛仙四剑时,那位云中君同样询问府君是否可以赊欠。

    当时那口气和神色与方才那道人几乎一般无二。

    一个个念头在北阴的心中升腾。

    这是我天庭太清道德天尊?

    这是我天庭古代帝君?

    这就是我天……

    北阴微吸了口气,以道心如铁,斩掉心中这一个念头。

    不,这不是!

    当下也不去看那一位天尊一位帝君,垂眸关心,收敛心神不去深思下去,神色冷峻沉静,且具威严,心中默默重复。

    我浩浩天庭,威压三界,执掌天地十方。

    天尊帝君,威严深重,无可测度。

    浩浩天庭,对,浩浩天庭。

    而在沉默许久之后,泰山府君仍旧不回答,道人干笑着伸出手,道:

    “生死之事最是公平不是么?道友,我这材料自备,至少得要给我五成折扣吧?当然若是道友觉得有些高了不愿意接受,也可以开口和贫道分说一二,你我这关系,也不是不可以商量……”

    泰山府君沉默,道:

    “可以。”

    继而视线投落,道人手中那把由泰山府君所逆转重新恢复的长剑,其中蕴含的死生轮转之意被重新抽离。失去了死亡加持,只听得咔嚓一声,那一柄位格层次已经不低的长剑直接崩溃溢散,化成齑粉,变成当日被苍天和外道气机所粉碎的状态,在赵离的手中碎裂消失不见。

    泰山府君复又嗓音淡漠道:“你的材料在哪里?”

    “取出来。”

    赵离茫然低头,手里空空如也,继而陷入沉默:“………”

    旁边云中君艰难憋笑,肩膀剧烈颤抖。

    道人沉默许久,然后微微抬头,面不改色道:

    “贫道突然觉得,这诛仙剑所涉及的东西极大极重,想来所需要的材料也必然极为考究,若是贫道准备的材料相性不合,恐怕会耽搁了道友铸剑,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倒是不美,故而此剑便全权托付给道友了。”

    “所谓代价,贫道一力承担便是了。”

    白发道人语气真挚,豪迈大气。

    云中君险些没能憋住。

    泰山府君注视着道人,嗓音冷淡道:

    “可。”

    继而一道生死之念落入人间,化作一道人形,逐渐真实。

    这里是后土皇地祇所在,泰山府君若只以部分权柄化生,能够做到短暂来到此地,因为只是部分实力,所以没有了之前现世时候所裹挟的那种浩瀚死亡之意,威严不如前次,赵离也能看到祂的真容。

    人形凝聚,化作身穿广袖古服,冷面冷口的俊美少年神。

    面容白皙,而黑色玉冠束发,略有一丝自然蜷曲的黑发垂落到背后,广袖三叠,身上衣着大体为墨色,但是袖口内层,竖立的衣领却是白色,眼瞳淡漠而黑,面容并无一丝感情波动。

    泰山府君。

    道人微愕,看了看不再被生死权柄所笼罩的泰山府君,又看了看样貌二十七八岁,冷峻威严的酆都北阴,心中一时诧异,未曾想到泰山府君的真容竟然比北阴更为年轻许多,不过转念一想,也极为正常,泰山府君是生死之念。

    生死自是年少,何曾老迈?

    所以说泰山府君千万年来始终这一幅模样,哪怕再来千万年同样如此。

    那祂以自神权柄创造北阴时候,难道是想要试试青年身份行走人间?

    嗯,始终长不大的少年神的梦想?

    赵离嘴角微抽,各种意义上觉得古怪,有些想要笑,却又浮现出一种罪恶感。

    泰山府君神色淡漠,冷面冷口,毫无丝毫表情,抬手有死生之意溢散,道人略微思考间,那一道气机已经落于虚空,旋即方才崩碎的剑重新聚合,落于泰山府君手中。

    泰山府君屈指轻弹,剑鸣清越,冷面冷口的俊美面容似乎闪过一丝淡笑,继而恢复面无表情,淡漠道:“此剑正好,就以此为剑胚铸造诛仙剑。”

    哈?

    某种意义上被反薅羊毛的白发道人瞪大了眼睛,险些脱口而出。

    这是我的剑。

    他想要这样开口,但是却也知道自己这样说了,剑就会重新变成一堆渣滓,所以嘴角抽了抽,又只能老老实实沉默闭嘴,以双目表示自己的愤怒。

    泰山府君,你的公平哪里去了?!

    云中君终于再也忍耐不住,大笑出声。

    旁边北阴嘴角抽了抽,在这一瞬间心中有某种存在似乎轻轻咔嚓一声,出现裂痕,闭了闭眼睛,心中杂念涌动,复杂难言——

    浩浩天庭,我浩浩天庭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

    恐怕是幻觉,亦或者是我未曾看破本相。

    一切外相皆虚假,嬉笑怒骂浑然为道。

    不错,正是如此。

    皆是虚假。

    酆都北阴徐徐呼出一口气,神色镇定沉静,重新稳定住了自己的心境和情况,并且以此解释之前天庭各位帝君之间的交流和关系,使得其能够完美自洽,使得面容越发地沉静从容。

    此刻,贪狼仍旧双手叠放在腹部,面容安详地躺在厚土阵法上。

    诛仙剑是重新构建的诛仙剑阵当中第一柄剑,代表此世之杀,以死亡权柄作为铸造主材,威能磅礴,一剑出几乎等同于以死亡概念出剑,而相应的,铸造同样需要相当漫长的一段时间。

    赵离心中浮现一个思路,看向泰山府君,询问道:

    “府君,此剑可能做到短暂使用?”

    泰山府君看了一眼道人,嗓音平淡道:

    “你要做什么?”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赵离笑答道:“自然是想试一试剑。”

    憋笑的云中君微怔,若有所思,然后朝着后土皇地祇挪了两步,想了想,又跨了一大步,然后才面容镇定,微抬下巴,仿佛一切与我无关,从容注视着道人,赵离失笑一声,没好气道:

    “不是拿你来试剑。”

    复又看向泰山府君,道:“是要对外道的一个分神出手。”

    众人神色微变,哪怕是泰山府君同样微微抬眉,示意赵离继续说下去,道人将方才外道暗算东皇太一,继而东皇太一还礼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缓声道:“苍天能够和裹挟大势而来的东皇正面抗衡而丝毫不落下风。”

    “而按理来说强于苍天的外道却没能对牧星剑造成多少的伤害,甚至于连牧星剑那一剑的剑势都没能消耗完全就被击伤,显然,东皇循着踪迹斩出的一剑,找到的恐怕同样属于分神的层次。”

    东皇太一皱眉,道:“我是以和我交手的那道分神为线索寻到他的。”

    “你的意思是,我所寻找到的同样只是外道的分神?”

    赵离微微颔首,让元气流动化作一副简单的示意图,解释道:

    “不错,祂恐怕提前做好了失败的可能,并且做出了应对。”

    “那道分神本身就是更高一层次的分神所分裂而出,当时一道分神去对你动手,另外一道分神则是盯着我的身外化身,我所料不错的话,若是外道成功得手侵占东皇你的元神,那么那盯着我身外化身的外道分神也会上前和帝俊一战。”

    “而且这一战会让苍天得知。”

    “声东击西,遮掩祂对你出手的事情;与此同时狡兔三窖,真身不知潜藏于何处,永远不将自己逼迫至最后的局面,性格极度狠辣谨慎,我甚至于怀疑,当初在岚洲,与我和苍天会面的那个到底是不是真正的本体。”

    “真假虚实,难以分辨,所以眼下这个机会就越发难得。”

    面容柔美的女子若有所思道:“你的意思是。”

    道人洒然一笑,道:

    “苍天能够打造压制外道分神念头的灵宝;而我们眼下对于外道了解不多,也没有对应的手段,与其他日生死相对的时候处处被动,不如趁着那外道分神被东皇重创的机会,尽可能将其擒拿下来,做些研究尝试。”

    “况且被人盯着而不做反应,也和帝俊先前在帝都当着苍天的面重创天庭高层所表现出来的性情不同。这种异常反应在常人看来或许微不足道,但是稳重如苍天,狡诈如外道,都不可能忽略,会产生许多对于我等有害无利的怀疑。”

    “三来……”

    道人声音微顿,环视左右,缓声道:“如今日这样对方分神重创,而我等齐聚一堂的机会,往日很难再有了,诸位相助的话,定然能够将其直接拿下,就算不能生擒,亦可以斩下其神魂。”

    “而和其交手本身也是难得的机会经验,不能放过。”

    除此之外,诛仙剑在剑成之后,将敛去其中死生之念,唯独全力出手催动权柄,才有可能展现出死之权,现在拿在手中,是防止外道若当真手段莫测,只一分神就令此地诸神也来不及出手的最后底牌,也是另外一个计划所必须的一环,是以有此一问。

    泰山府君抬眸看了一眼道人,敛眸。

    并指拂过那柄长剑,剑身上的气机层层收敛,模样也和当日不再相同,只是潜藏的权柄却真实不虚,可以说是诛仙剑剑胎的状态,继而抬手扔给赵离,赵离袖袍一拂,将此剑笼罩入袖袍,微微拱手,道一言多谢。

    西定真洲,妖庭帝俊,亦暂可称呼上清灵宝天尊起身,眼眸淡漠。

    手持诛仙剑,循着方才星河坠落的方向而去。

    斩外道。

    PS:今日第一更………三千两百字。感谢阿蝉东南飞|十里一回头的万赏,非常感谢!

    原本打算让泰山府君做为严肃深沉且老成持重的状态,但是死生之说哪里会有苍老?还是决定了冷面少年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