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趣阁 > 修真小说 > 香祖 > 正文卷 第339章 铜臭迷神

正文卷 第339章 铜臭迷神

 热门推荐:
    “说我软肋是积香宗,你们这些海盗,何尝又没有软肋?”

    李柃飘荡在各船之间,耐着性子观察情况,暗自思索着。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海盗们肆意狂欢的场景,大口吃肉,大口喝酒,赌博嬉闹,高谈阔论皆有,但因处在战时,倒是没有连溧那般祸害女子的恶事,这也从侧面反映他们规矩之森严。

    大头目们与各方前来的宾客交流,商谈生意,每做成一样就立刻搬走财货,优先把贵重之物处理。

    不知不觉中,这些原本属于北霄岛的财富便化整为零,就地瓜分。

    “血狮子是个能人啊,把原本是一盘散沙的草莽盗贼聚集起来,制定了严明的规矩,使得其资金人员生生不息,始终不绝。

    倘若我积香宗要发展壮大,是该学北霄岛,还是学这些血鲨盗?”

    他是个善于归纳总结的人,这么想当然不是生搬硬套,干海盗的营生,而是觉得积香宗作为一个香道宗门,完全可以分出诸多门派,出去开疆拓土。

    这又何尝不是商会分舵或者血鲨盗的一个个船主,各自拥有封疆割据的权利。

    但若使之如同商会那般发展,难免分散力量,沦为一盘散沙。

    李柃暗叹:“这次商会的表现实在是太拉垮了,吃着商会饭,但却想要挖商会墙角的人太多,连我自己都对北霄岛没有什么归属之感,不可能出大力。

    这个归属之感真是要命的东西,过度扩张带来的后果就是割裂,单只依靠道统传承,真的能够维系我以前的设想吗?”

    李柃原本的设想,是以自己和香道大典作为枢纽,将各方香道宗门联系起来。

    但如今却发现,光有主义,远远不够。

    还得有生意才行。

    若有可能,还是应该建立香道一统的机制,牢牢把香市控制在手。

    然后是利益和权柄的分配,法统与道统的划分。

    再结合自己的经历,想到了如同玄洲般的大一统趋势,亲身体验过的商会联盟,如今所见的海盗的组织……

    他想到了很多很多。

    “算了,先不想那么多,干我该干的事情再说!”

    从遐想之中回过神,李柃并没有打草惊蛇,而是以一贯的小心谨慎摸清楚情况。

    他暗中记住了一张张面孔,一道道气息,渐渐在脑海中勾勒出一张堪称庞大的人际关系网络。

    结果是让人触目惊心的,各方豪强或许没有直接下海,但是来此收赃者比比皆是,难怪交易这么兴旺。

    “青川坊,河胥市,开巢坊,东明岛……这些地方的人都有参与?”

    李柃了然,必定有黑市开设在附近。

    大多数人都是谨慎小心的,但谁也不会防备并不存在的人物,李柃轻轻松松就听到许多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和此前潜入汙渊一样,这些所知将会转化成为巨大的本钱,让他无往而不利。

    这个时候,李柃也终于知晓,血鲨盗如今的九当家叫做厘蠹,八当家叫做徐琰,七当家童志峰还有一个同为筑基修士的道侣。

    六当家是个妖族,本体是一条胖头鱼,但却曾经误食天材地宝,堪称天赋异禀。

    五当家绰号老财,无人得知其真名,似乎和远方的某个国度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是如同祝家那样因故下海的。

    四当家是数百年前大名鼎鼎的剑痴聂寒锋,一们心思修仙,麾下好几条船都交给心腹部属打理,自己只作实力担当。

    血鲨盗特意为其配置了两名筑基大妖和一名筑基人修作副手,属于重点招揽的对象。

    当中的八当家和九当家最为容易对付,毕竟只是新晋筑基,敬陪末席。

    四当家实力最强,但这次从头到尾都没有露面,怀疑是闭关冲击结丹中。

    至于二当家和三当家,李柃暂时还没有敢打他们主意,上次石玑子虽然晋升,但却属于昙花一现的伪结丹,还未来得及展现其真正的力量。

    不过真要对上了,李柃也丝毫不惧,毕竟自己在暗他们在明。

    “我想跑就跑,区区结丹,还想拦我不成?”

    李柃心里用最狠的语气,说着最怂的话。

    “到底有无必要将他们的筑基一网打尽?这些人也不傻,接二连三出事之后,必将展开更大力度的追查和报复。

    原本混蒙的天机会因因果牵连的加深变得明朗起来,得额外施加手段以遮掩。

    但有的时候,做的越多,错的越多,反而要留下更多痕迹。

    还是要讲究方法技巧,不能蛮干。”

    ……

    一夜,暗中观察。

    两夜,暗中观察。

    三夜,还是暗中观察……

    李柃把小心谨慎的作风发挥到了极致,海盗们在此秘密聚会了三日,时不时派出几条船巡游走动,应对商会的探子,他也暗中观察了三日。

    结果发现,这还真没有白费。

    三当家血狮子竟然准备了数件拥有束缚道体和封锁空间之能的法宝对付自己,还从别人言谈之中探听到有头海兽深潜在底,就在血鲨盗聚集之地的不远处!

    “真阴险!这些海盗不讲武德,太不光明正大了!”

    李柃得知那头海兽的本体竟然是独角白鲸,不由得暗自吃惊,心中批判道。

    这是一种具有天赋神通的海兽,能够以音波攻击神魂,有可能让自己显形!

    没有人会预料到有伪元婴般的存在,这般的部署也不是针对自己,但却还真有可能让自己阴沟里翻船。

    自己始终只是伪元婴,不是真元婴,神魂本质位格是够高了,但神念还不够强大,无法硬扛。

    不过李柃对独角白鲸这种生物也有所了解,知道它的音波是不分敌我的范围攻击,肯定不会随便乱用。

    只要事先知道这个情报,不被其针对就行。

    思忖许久之后,李柃于月沙岛上,自家府邸的含香阁中祭炼一种精心设计的迷香。

    这是源自于七情六欲之中,贪婪的力量。

    李柃特意把自己采集自彩虹花的诸般种种杂芜去除,只保留下了代表贪念的纯粹一瓣,然后糅合自己曾经在竹步国中领悟的铜臭之劫混入铜臭味。

    顿时间,一种令人兴奋的气味散发出来。

    如若说助情香之流能够引人亢奋,激发有情众生关于特定方面的兴趣,这种混入了铜臭味的迷香就是勾动对于财宝和资源的兴趣,把贪婪扩大化。

    他这时候想起了汙渊之中所得的那三枚宝石,特地运用其中一枚置入溶液,吸收杂质。

    这种精密的多孔结构成为了如同活性炭一般的吸附石,本身却不会沾染任何杂质,到时候以纯净的真水洗炼,就能反复利用。

    结果发现,有了这种东西,提纯效率果然大大上升,不一会儿就调合成心目之中所设计的香品。

    “这是针对敌人所设的恶香,非我香道之正途,就叫做铜臭吧!全称是铜臭迷神香!”

    慕青丝坐在对面,充满好奇的看着李柃祭炼这种香品,心中隐隐都被勾动几分贪婪之念。

    她用理智对抗这种异常的躁动,忍不住感叹道:“果真有用。”

    旋即却道:“这不会被修士理智克制吗,我怎么感觉它有些鸡肋的样子。”

    李柃笑了笑,道:“青丝,你是从头到尾都知道这件事情,才能对照前后,察觉到自己心志的异常,易地而处的话,恐怕无法防备。

    而且法力万能,筑基修为本身就可以提升不小抗性,海盗当中以炼气修士和异人居多,又不修神,哪里来的见性明心功夫?”

    慕青丝又担忧道:“这种东西特征太明显了,如若焚香催气,很容易暴露身份。”

    李柃道:“这的确是个问题,我神通法术特征太明显,一动手就知道是谁了。

    但你说的是顺风之香,有形之香,不要忘了,我的众妙化香诀已然臻至无形之境,能催逆风之香。”

    慕青丝眼神微亮,终于不再担忧。

    不久之后,李柃神魂出窍,赶至海盗们聚集的荒岛,果然运用起了逆风之香的高端手段,开始不着痕迹的散布迷香。

    他找到了几名看起来就很好对付的小喽啰,以香念映入其鼻窍,闻香知味。

    但这是一种无形的感观,并非具体的气味,闻嗅之人尚无大修士的手段,无有澄明心境,所以对于自身的变化浑然不觉。

    很快,无形之所中,精神的世界充满这种贪婪的念头,但却如同神国香火,根本不为常人所察知,甚至就连现在修为实力最强的二当家,三当家两人都毫无所知。

    这是来自元婴层次的大神通手段,他们也中招了。

    但正如李柃所言,修为法力本身就是一个保障,这种结丹修士不可能轻易被他随便炼就的迷香所影响,根本没有丝毫变化。

    筑基修士也只是略感心浮气躁,和平常并无太大区别。

    真正被影响和改变的,只有那些筑基之下的人物。

    其中又以不具修为者最先发作,于无人察觉处,一个个看着大批财宝离开,就像看到了心爱的美娇娘被人抬走,被隔壁老王玷污。

    “那么多的灵材和丹药,都是我的,我的呀!”

    “要是都给我,我早就逆天改命了!”

    八当家徐琰的旗舰上,一名喽啰双目赤红的看着下方客商清点财货,那满满一箱的益气养元丹药,辟谷丹,疾行符,金光符之流,都是单价数符钱甚至不满一符钱的常见物资,按照瓶,箱,扎,捆等等单位来计算。

    这些不入流品之物,是数量最多,最不易转手的货物,非得大宗交易才能吃下。

    高阶修士不可能守着这些粗笨东西不放,也不可能自己去搞零售,唯一选择,就是以批发价卖给黑市商人。

    但大宗交易就涉及到了账目,涉及到了手底下的业务交接。

    这是他们之所以要冒险停留在此的原因。

    换在平常,喽啰们纵有贪念,也是人之常情,聊天打屁的时候,甚至都敢在老大面前提说要是那么多财宝都归我一人如何如何云云。

    所有人对此都是一笑置之,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

    但人之所以为人,就是拥有理智。

    纵有贪污腐败,纳入私囊,也要偷偷摸摸进行。

    可如今,火光照映下,所有财宝分外迷人,这名喽啰的理智早已经被满溢的贪念所冲垮,一门心思就想要把那些唾手可得的财宝抢夺到手,丝毫不顾后果。

    忽的,仿佛心中某根弦线崩断,他如同野兽朝下面扑了过去。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现场正在交接的几人惊呆了,这种大宗交易处理的也不是什么贵重之物,竟眼睁睁的看着他扑到宝箱上,一脸的迷醉。

    “哈哈哈哈,我抢到了……”

    轰!

    仿佛火药点燃,这些正在处理财宝之人其实也在强行克制着自己的贪念,哪里能够忍受。

    黑市护卫中,一名异人刀客当即就忍不住拔刀,将其头颅斩落。

    他不容许自己的美娇娘被人玷污,早已经受够了。

    “你们竟敢杀老子的人!”海盗小头目出离的愤怒了。

    此前开始,他就是凭着等价交换将有可能获得的好处克制自己,但如今,看着自己的部属在眼前惨死,脑海中忽然就闪过一个念头,借机发作,杀了他们!

    对,杀了他们就可以夺回货物,财货通吃!

    靠本事做的买卖,收钱就行了,凭什么要发货?

    当即果断拔刀,朝异人刀客斩了过去。

    当当当当!

    罡风四溢,气刃交击,短短几息功夫,就有数人扑通扑通倒下,死不瞑目。

    其他海盗和黑市商人看到,纷纷围了过来,但却不是如同过往偶发矛盾那样喝止劝架,而是纷纷加入。

    他们心中闪过的都是同样的念头,浑水摸鱼的机会来了!

    这边的动静很快惊动了八当家徐琰,当他在船内听闻麾下传报,说是黑市商人想要黑吃黑劫走他们的货物时,不由得大感诧异。

    “不会搞错了吧?”

    都是老主顾,合作那么久了,怎么可能干出这种事情。

    但陡然之间,他就闪过一个危险的念头。

    “不好,这些人选择了四海商会!”

    这是蓄谋已久的针对!此前的种种表现,都是为了迷惑己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