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趣阁 > 都市小说 > 锦鲤嫁到:重生极品农家 > 章节目录 第244章 秦氏训话

章节目录 第244章 秦氏训话

 热门推荐:
    孙老太太真是又急又气啊,连带着对男人也没了好语气,“哎呀,让你干啥你就干啥得了,别的不用你管。”



    男人有些执拗,人家都说了不用他管,他还非凑够去巴巴几句,“婶子,十两银子,才十两银子啊。”



    孙老太太不顾他的阻拦赶紧在白纸黑字上按了手印,斜眼瞪着他,“你懂个屁。”



    男人失望的摇摇头,不过在他看来,孙老太太就是被逼无奈,不然谁会卖孙子呢,肯定是这家人仗势欺人在先。



    孙老太太把纸交给苏欢宝,看也没看云二姐,“手印按好了,你们走吧。”



    苏欢宝挑了挑眉,想来这个老太婆想要在这个书生跟前给自己挽回些颜面,不过那都是她的事儿了。



    一行人呼呼啦啦的往外走,没人拦着,也没人送,倒是书生,冷冷的说道:“二弟妹,你这样良心不会不安吗?”



    云二姐嗤笑一声,“允文哥,我心安理得的很呢。”



    苏欢宝拉上云二姐,深深的看了眼男人,“以后少读点死书吧。”



    男人十分不解这黄毛丫头是什么意思,他仔细琢磨下,还是不懂,等到回神之际,院外的马车已经不见了。



    孙老太太虽然卖孙求容,但还是不想被人说三道四,就当着孙允文的面好一番吐口水,无非就是顺着孙允文的意思,说自己如何如何无奈,如何如何舍不得,以及那家有钱人如何如何校长罢了。m.bg。



    孙允文听的越发生气了,“我就知道是这样,之前觉得二弟妹人还不错,可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女人,不守妇道也就算了,竟然还这么丧良心,婶子,你放心,这事儿我替你做主。”



    孙老太太以为他不过是说说,一个穷的叮当响的书生,能有什么本事,便顺着他说了几句好话,可没想这事儿还没完。



    回去的马车上,苏欢宝把契书交给了云二姐,“刚刚我说的那些话,你千万别放在心上,不这样,他们肯定是没完没了,信儿这么乖,我们全家都很喜欢他,是不是哦,我的大侄子?”



    小家伙也很喜欢苏欢宝,对着她呵呵地笑。



    “你说的这是啥话,咱们俩又不是认识一天两天了,你对我们母子如何,我心里有数,得亏你那些话,才这么容易把信儿带回来,之前就是我太软弱了,她们觉得我舍不得孩子,就一定被她们拿捏住。”



    “说起来,我真要感谢你们,还有……”她看了眼秦氏,“还有婶子您,还来这么一趟。”



    秦氏是个不能听好话的人,人家一说,她就不好意思了,局促的东张西望掩饰自己的尴尬,“没……没啥,往后都是一家人了,啥谢不谢的,要知道那家人那么操蛋,我早就给你出头了,太混账了。”



    “这下好了,以后他们就再也找不上你跟信儿了。”



    云二姐苦笑着道:“但愿吧,以他们家的为人……”



    “别我,有我呢。”苏有才很男人的道。



    苏欢宝笑着看他们,“就是啊,云姐姐,往后有我们一家给你撑腰,他们来一次揍一次,是不是啊,大哥?”



    苏有才笑着点头。



    苏家人对她这么好,云二姐也不想瞒着她们,“信儿的事儿是踏实了,可是十两银子,孙家人不会善罢甘休的,等他们一花完,还会来找麻烦的,到时候……苏大哥,我怕会给你惹很多麻烦。”



    “一家人,客气什么。”



    秦氏也点头,想到孙家那婆媳几个,就恨恨的道:“说的是,她们要是想上门找骂,看我怎么收拾他们,乖宝儿,骂她们不算骂人吧?”



    苏欢宝点点头,“嗯,他们不算人。”



    “刚刚允文大哥的那些话,你们也别放在心上,他就那样,心眼直。”



    “允文?”苏欢宝想了想,应该就是那个穷书生了,“他呀,可不是心眼直,是死心眼。”



    秦氏趁机道:“我就说吧,读书没用,赶紧让谦儿认认字就去当学徒得了,不然读成他那个死脑筋,跟睁眼瞎没啥区别,还不如不读呢。”



    “娘,谦儿不会的。”



    “是啊,婶子,谦儿明辨是非,我虽然没读过书,不过觉得他也是块读书的料子,还有他那个朋友,两个人一起,挺好的。”



    一车的人,就秦氏自己反对读书也没用,“得,我不说了,反正将来是跟着你过,你乐意读书你给他掏钱,丑话我得说在前头,乖宝儿一个小姑娘家家的,赚钱不容易,这段日子没少贴补他们爷俩,之前一块过日子就算了,等你嫁过来了,就去你们的新房子吧,对了,那新房子也是乖宝花钱盖的,你知道吧?”



    云二姐点点头,“我知道的,也去见过。”



    “嗯,知道就好,心里有点数,乖宝对你们可不薄,往后她出嫁了,你们当哥哥嫂嫂的可不能叫她丢人,另外,你们几口人自己挣钱自己花,别整天捉摸着乖宝儿那点嫁妆钱。”



    “娘!”苏欢宝推了下她,这说的是啥话,难不成她想当孙老太太第二。



    “婶子,您放心,欢宝妹妹对我们的好,我都记着呢,我手头还有个铺子,虽然赚的不多,但是我们一家人吃用之外,还能余下钱孝敬您们二老,至于谦儿的学费,本就该爹娘出,这是无可厚非的,欢宝妹妹留些虽然还小,但是留些体己钱也是要的。”



    秦氏满意的点点头,“这还差不多。”



    她又看了眼儿子,“这个……这个是个没啥大用的,不过你既然嫁过来了,那就好好的看着吧,别让他四处闯祸去,再闯了祸也没人给他收拾烂摊子,欠了债你们自己还,我可不管了。”



    云二姐点点头,“不会的,苏大哥只是运气差了些。”



    苏有才看着云二姐的眼里满满的感动,不是他不行,是他真的差了点运气而已。



    “别这会儿说的好听,到时候找我哭来,我反正话都说了,到时候绝对不会插手的,”秦氏想了想,又道:“还有就是,你嫁过来后,尽快的生个儿子,我这也是为了你们好,谁家的孩子谁疼,这后搭伙的夫妻日子各有心思,要是生了个孩子,那就能够劲儿往一块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