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趣阁 > 其他小说 > 蚀骨前妻太难追林辛言宗景灏 > 章节目录 第999章 ,

章节目录 第999章 ,

 热门推荐:
    问完儿子的事情,林辛言问起了文晓寂的儿子,“吃饭的时候怎么没看见梓诺。”



    “哎。”不提儿子还好,一提他就头疼,“当初不愿意去部队,非要自己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到现在我也没见他做出什么名堂,都被他妈给惯坏了。”



    “是我儿子就不是你儿子?”陈诗涵端着切好的水果端进来,正好听见文晓寂的话,不由的反问一句,“都是我惯的,你管过吗?”



    “我不是工作忙吗。”文晓寂底气不足的回了一句。



    “你工作忙,不管,我管还说我惯的,我也太难做人了吧。”陈诗涵将水果盘放在桌子上,看向林辛言,笑着说,“这梓诺就和他年轻时一样,不愿意听父母的安排,整天在外面吓跑。”



    林辛言笑,“儿子自然是随爸。”



    文晓寂竟然无言以对。



    因为他年轻的时候也和自己的父亲对着干的。



    “这是基因遗传,他的性子,转移到她他儿子身上了。”陈诗涵说。



    “对了,我有点事想要和你商量。”陈诗涵看着林辛言说。



    林辛言说好。m.bg。



    “那我们出去说。”陈诗涵走过来,两人一起走了出去。



    书房的门关上,林辛言问,“什么事情啊?”



    “这不,嘉文要结婚了,我是准备一份礼物,还是两份,准备什么好啊。”陈诗涵是想着,这几年和沈培川也是有来往的,当然是因为宗景灏的关系,才有的来往,说起来是他女儿结婚,她要不要另外准备一份礼物。



    庄嘉文是不用说,得准备一份不错的礼物才行,沈歆瑶这边要准备什么呢?



    “一份就行了。”林辛言不在意这个。



    “那不行。”陈诗涵是觉得两份合适,毕竟是两边都认识,一边娶媳妇,一边嫁女儿。



    林辛言笑,“那照你这么说,我还得给桑榆他们准备礼物?因为他们嫁女儿?”



    陈诗涵笑,“好像是这个道理,他们两口子也得准备礼物,因为你儿子娶媳妇。”



    “到时候还不乱套。”林辛言倒了一杯水喝。



    书房里。



    文晓寂也想出去,“要不我们到外面走走?”



    有林辛言在还好,他没那么心虚,独自面对宗景灏他还是打怵,那么到了这把岁数。



    宗景灏直奔主题,“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儿?”



    文晓寂继续装傻,“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言晨是不是遇到了危险?”宗景灏站起来走到文晓寂跟前,“我的儿子,我当然希望他好,但是,我也要知道他的真实近况,不要想着隐瞒我。”



    文晓寂无奈,“我这不是怕你们担心吗?那言曦的事情刚过去,我哪敢说?”



    宗景灏的脸庞瞬间就绷紧了,内心也是担心儿子的,面上却故作镇定,“你说吧,只会我一个人知道。”



    潜台词是,不会告诉林辛言。



    文晓寂抿了抿唇,“言晨他执行任务时,为了救同伴……”



    后面他实在是不太敢说。



    宗景灏闭了闭眼,努力克制表情,低沉的道,“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