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趣阁 > 都市小说 > 顾霆琛阮心恬 > 章节目录 第855章你真是疯

章节目录 第855章你真是疯

 热门推荐:
    我实在是等不住了,起身朝别墅大门口走去,心里念着陈胜快点把人带过去。

    “林小姐,你不会是受到刺激精神失常了吧?这大晚上的你要去哪啊?”郑天成声音里满是嘲讽。

    我不理会他,坐在别墅门口的楼梯上等陈胜。

    等了差不多十分钟,陈胜的车子开进了院子。

    我立马跑了过去,陈胜下了车,他的两个手下也从后座下来了,随后他们从车里拽出了一个男人。

    他看起来很狼狈,被打得鼻青脸肿。

    陈胜:“小姐,这是那些带走顾总人里的领头。”

    我看着男人,双手紧紧握成了拳头。

    虽然我现在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但我还是忍住了。

    我看向陈胜,“陈叔,辛苦你了,把他带进去吧。”

    “是。”

    陈胜和他的两个手下,拽着男人进了别墅。

    郑天成坐在沙发上,跷着二郎腿看着电视,看起来很是轻松舒适。

    他看了那个领头一眼,笑着说道,“可以啊,办事效率真不错,这就把人抓到了,不愧是刘家的人。”

    陈胜不理会他的话,示意自己的两个手下将人带到了郑天成面前,然后淡淡说道,“郑少,人带到了,需要我们回避吗?”

    “不用。”郑天成笑得很开心,“你们家小姐肯定比我着急问他,我随便问两个问题好了。”

    我抿唇,“你尽量快点。”

    郑天成轻哼了一声,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男人,笑眯眯地问道,“兄弟,你说你都成了案板上的鱼了,我问你什么你就老实回答吧,也不用受皮肉之苦了不是。”

    “郑少这是威胁我?”男人面容平静,心里没有丝毫的恐惧。

    “威胁你?”郑天成轻嗤一笑,“你是刚进入社会吗?临滨每年说不见就不见的人可太多了,尤其像你这种没有背景,给别人卖命换钱的人,死了就死了,谁会在乎呢?”

    “不过像你现在这种情况,在没说出点有用的东西之间,可是不能轻易死的,不然就只能联系你的家人,看看他们知不知道什么了。”

    男人终于变了脸色,“郑少,你拿我的家人威胁我,未免太卑鄙,太不讲江湖道义了。”

    “兄弟,你跟我讲什么?”郑天成哈哈大笑,“这个人竟然给我讲江湖道义,真是太有趣了。”

    他在临滨是出了名的疯批,总是用最灿烂的笑容,做最残忍的事情,这样的人会给别人带去极大的恐惧。

    男人想到自己的家人,态度软了下来,“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这才对嘛。”郑天成挑眉,“你们是什么时候来的临滨?”

    男人还以为他会问自己背后的老板是谁,没想到他却问了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所以他痛快地回答道,“上周五。”

    郑天成点头,再次懒洋洋地靠在了沙发上,看向我说道,“我的问题问完了,林小姐请吧。”

    我忍不住蹙眉,他就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他在想什么?

    不过我现在没有心思去琢磨他,看向陈胜问道,“陈叔,他有说顾霆琛在哪里吗?”

    陈胜摇头。

    我抿唇,快步走向了厨房。

    出来的时候我手上多了一把菜刀和一罐盐。

    郑天成看见,吹了声口哨,“林小姐挺会玩啊。”

    我不搭理他,走到跪在地上的男人面前,吩咐压着他的两个手下,“按住他,不要让他动。”

    两个手下立马更用力地按住男人,我举着手中的刀子,面无表情地问道,“回答我,我的丈夫在哪里。”

    男人并不害怕,“我们带走顾霆琛以后问了他几个问题,他回答了以后,我们就杀了他,案发附近的那具尸体就是他。”

    我冷笑了一声,看向陈胜,“你过来按住他的手。”

    陈胜照做。

    “你当然可以选择不老实交代,那就要承担代价,既然你说你杀了我的丈夫,那就杀人偿命,你这条命我要了,不过就这么让你死了,简直是太便宜你了。”

    “接下来我还会问你问题,你的回答要是让我不满意,我就剁你一根手指,手指剁没了,我就剁你得脚趾,脚趾剁没了,我就剁你的手,直到你没地方可剁了位置,而且每剁一下,我就往你的伤口上撒盐,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我眼神阴狠地看着男人,口中说出来的话也是狠毒至极。

    陈胜看了我一眼,可能是觉得有点难以相信,我竟然会说出这样残忍的话。

    郑天成也吃惊了,“我去,你这个女人好狠啊,果然是最毒妇人心。”

    “你给我闭嘴!”我瞪着他怒吼道。

    大概是从来没有见过我这样,他愣住了。

    他也知道生气的女人惹不得,讪讪地摸了摸鼻子,乖乖闭嘴了。

    跪在地上的男人不相信我真的会这么做,似笑非笑地问道,“你吓唬谁呢?你以为我是吓大的?”

    “是吗?”我阴森森地说道,“那我就先让你相信一下,然后再问问题好了。”

    话说完,我猛地举起了手里的刀,丝毫没有犹豫砍了下去。

    耳边响起男人杀猪般的惨叫声,郑天成原本一副慵懒的样子也不见了。

    他怒吼道,“你这个女人真是疯了!”

    一旁的佣人也纷纷尖叫了起来,他满脸烦躁地骂道,“都别给老子叫了,还不快打电话叫医生过来。”

    “你这个该死的女人,你知道老子的地毯多少钱吗?你必须给老子赔知道?”

    陈胜真是被惊到了,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等回过神来,他满脸复杂地说道,“小姐,其实可以留他一条命,他还有用。”

    我看着还在惨叫的男人,冷声说道,“这好像要不了他的命吧,只要他老实回答我的命题,我会留他一条小命的,生还是死,选择权在他手上。”

    陈胜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问题来了,我丈夫在哪里?”

    男人崩溃了,哭喊道,“我都说了他死了,我们停了车以后把他从车上拽了下去,然后另一伙人来了,他们把他带走了,然后把他杀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