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趣阁 > 都市小说 > 先锋 > 正文 第2808章 港口共振
    新市长到任按常规白钰主持召开常委会,一是常委们之间相互熟悉,二是介绍湎泷基本情况和主体工作,谁知闹得很不愉快。

    第一天亮相常委会,看得出来周沐精心打扮:修身的商务小西装配大翻领白衬衫;马尾辫盘成标准的白领丽人式发髻;脚穿古典风格的尖头皮鞋。

    容貌也确实不错堪当岭南都家媳妇——杏仁眼加长长覆盖的睫毛;笔直高挺的鼻子;樱桃小嘴;下巴微翘即传说中的兜财下巴;身材凹凸有致;皮肤则是岭南地区最常见的充满健康活力的淡小麦色。

    看来之前得到高人指点,白钰注意到她耳朵上有耳洞却没耳钉;手腕明显有手表痕迹却没戴;以前公开活动照片上惹眼的奢侈品牌项链、名贵手链也不见踪影;连手指上的钻戒都褪掉了。

    唯一显露她过往高调奢华风格的是带到小会议室的水杯,造型很简单,式样也不见多新潮,但白钰却识得它价格不菲。之前楚楚也有一只,有次聚会闲聊时无意透露价值人民币四万多。

    真的只是普通水杯,白开水倒进去还是白开水,没有任何特殊功能,可真的卖这样的价格还十分抢手。

    想想卖紫砂壶的心理能平衡吗?能不悄悄往紫砂里掺点儿黄沙吗?

    屠郑雄比往常提前两分钟到场,见到周沐时一反常态主动打招呼:“欢迎周市长,我是港口管委会屠郑雄。”

    周沐都不拿正眼瞧他,淡淡道:“你好。”

    屠郑雄丝毫不以为忤。他到岭南都家也是逢人就笑,大院里的人看他都带着居高临下的踞傲。

    首先由周沐自我介绍。

    整体内容还算中规中矩,基本按体制内新领导履任的套路,简要介绍在宛东的工作经历,期望在湎泷与班子成员密切配合开创新局面。

    如果不脱稿讲那句话,就是很平常的履新发言。

    “嗯,我想说句题外话,”周沐目光从笔记本移开道,“可能同志们听说了,我这人性格比较坦率,说话直来直去,有时不太顾及对方的感受。今后工作中我肯定要注意改进,也请同志们多多包容,大致就这样,我的发言结束了。”

    “相互配合共同进步,我们湎泷***是一个和谐的集体。”

    屠郑雄笑容满面道,难怪屠家爷孙三代牢牢掌控湎泷港,单这份能屈能伸的厚脸皮就不是常人能修炼得出来。

    汪新奎、柏艳霞等常委均不满地神情各异,既不满周沐第一次见面就要求“同志们包容”,又不满屠郑雄过于直白的拍马屁。

    白钰笑了笑,道:“周沐同志介绍完了,同志们也都做下自我介绍吧……我先来。我到湎泷时间不长,但兄弟市区可能也都听说了,跟周沐同志差不多我性格也比较坦率,说话也直来直去,还跟郑雄同志吵过几次。吵架是不对的,讲话太直也是不对的,我想今后我和周沐同志都要注意改进、相互监督;我又想不能总指望别人包容、原谅,关键在于提醒和监督!郑雄同志说湎泷***是和谐的集体,必须承认以前不能算,以后要竭力做到,这是郑雄同志美好的祝愿,也是常委会的努力方向。我就说这么多,郑雄同志?”

    这番过于“坦率”、丝毫不给面子的话令得周沐难堪之极,以前向昌盛、吴晓台从来不敢这样,俏脸一沉就要发作。

    屠郑雄也被白钰挖苦得脸色铁青,看到周沐的模样立即感觉就此燃起战火凭他对白钰的了解肯定打不赢,赶紧道:

    “我做个自我介绍,当然了我跟周沐同志以前就认识也无需介绍,主要谈谈当前工作。目前湎泷港遇到不小的困难,究其原因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天灾指国际经济形势带来外贸业务持续下降,去年起虽略有反弹但湎泷港回升速度低于预期,也落后于兄弟港口;人祸我不细说,同志们心里都清楚,区区一页纸写不满的管委会人事调整名单从去年拖到今年底,期间闹到省港务厅、申委组织部、省编办,逼迫省主要领导出面协调,先后下发两个**;至于市常委会吵了多少次就不提了,白钰同志承认以前不能算和谐我深有同感,也确实是今后的努力方向。我由衷希望随着周沐同志的到来,班子有新气象新面貌,给港口最大的尊重和体谅,不该管的别乱插手,该管的一着不让,共同促进港口发展和繁荣。我就这么多。”

    一句“不该管的别乱插手”说得有点硬,常委们的心又悬了起来,尤其连续两次以检查身体为由缺席的云尚斐捂着心口又感觉不舒服起来。幸好白钰并没有做出反应仅示意汪新奎继续,总算平稳过渡了过去。

    按白钰“每人发言不超过五分钟”的要求,所有常委均简明扼要做了自我介绍和工作情况大致简介。

    第二个议题关于万亩银秋滩整体开发前期基础工程防波堤项目实施方案的讨论。

    万亩银秋滩基本确定全部用于开发环球影视城项目后,海边沿线就必须依照景点标准改造沙滩、修建观景台和防波堤,都是非常常规的操作,然而涉及防波堤问题管委会提出异议:

    认为银秋滩防波堤修建后与湎口港防波堤形成大范围内的八字型,这样的水域边界几何形状极易产生港口共振,届时不但严重影响整个港口水域平稳,还可能造成船舶与码头相撞事故,迫使作业停顿。

    组·织·部·长闵学君、常务副市长裴铮都担任过管委会主任,均认同港口共振理论。裴铮并作了科学解释,指出港口共振是一种低频水面波动,成因就与港区水域边界结构有关,当水域自振频率处于港外长周期波频率范围内时发生,属于长周期驻波的强迫振动,又称假潮。

    但不修建防波堤抵御波浪、泥沙入侵,银秋滩就不能作为供游客休闲玩耍的开放式沙滩,无疑削弱其魅力和吸引力。

    上周彩芸文化艺术投资集团银秋滩团队组织技术人员在海面勘查、测量数据时,遭到港口方面快艇警告并驱离,官司打到黎明复那边,因为包括屠郑雄在内管委会态度极为强硬,数次协商无果只得提交常委会。

    韩文波刚说完,屠郑雄紧接着道:

    “整体开发万亩银秋滩是市常委会形成的决议,我也投了赞成票,服从发展湎泷主体大局没得话讲;但开发银秋滩不能以牺牲港口安全运营为代价,这也是前提,我们不能坐视任何影响和破坏港口正向发展的商业行为,若有,官司打到省里也在所不惜!”

    汪新奎微笑道:“这不提交常委会讨论研究嘛,尽量不要把难题推给省领导,郑雄同志。”

    貌似强势的黎明复调离后,汪新奎很注意在常委会里的话语权,避免再度被死死压住。经历前面数次白钰刺刀见红的较量,常委们都不象过去那样畏惧屠郑雄了。

    屠郑雄气势汹汹道:“事关港口百年大计我不会含糊!我绝对不容忍一丝影响港口安危的做法!哪个敢硬来,我奉陪他干到底!”

    常委们皆相顾会意,不约而同保持沉默。

    事实上如主管农业科技副市长吴根府所透露,关于银秋滩规划每任市领导都有很多设想,包括房产开发、物流基地、电子商务、农业特色种植园等等,最诱人的要数前任市委书记吴伯招商引资来的香港亿万富豪,准备投资六十亿打造大型休闲娱乐中心。连徐迢都明确表态支持说有困难找他,再最后还是没做成,原因就在于遭到管委会方面阻挠。

    反正市正府这边不管投资什么项目,管委会都觉得对港口有负面影响,继而千方百计反对,最好永远保持万亩荒地才好呢。

    周沐刚上任不清楚来龙去脉,快速翻看材料和项目方案,也没说话。

    白钰和颜悦色问道:“裴铮同志,据你所知港口共振问题有没有办法预先防范,比如修建防波堤做好设计规避,或者别的技术手段?”

    “这个……”

    裴铮也不便睁眼说瞎话,道,“主要还是尽量以直线段组成为宜,将水域自振频率处于港外长周期波频率范围外,避免形成局部波能集中的不良现象。”

    “就是说港口共振问题可以解决,对不对?”白钰追问道。

    裴铮支吾着不敢回答。

    屠郑雄厉声道:“那只是理论探讨!要是防波堤建成后导致港口共振怎么办?一旦造成船舶码头相撞、作业停顿,巨额损失谁来承担?”

    白钰这才转向他,语气还是很温和却透着坚决:“集体决策集体承担,常委会议题历来如此。”

    “我反对在银秋滩海面修建护波堤,即使多数票通过我也不签字!”屠郑雄生硬地说。

    “签字证明你郑雄同志参加此次常委会,而不代表决议立场。”白钰道。

    “我就是不签!”

    屠郑雄梗着脖子道,“该项目关系到港口生存危机,不是湎泷市委能够拍板决策,我要求上报省港务厅并组织专家组进行论证,到底能不能建,由专家组提供科学论据!”

    故计重施。

    环保测评是屠郑雄乃至屠家惯用的杀手锏,每每总能反败为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