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趣阁 > 穿越小说 > 萌妻还小,墨少请关照 > 章节目录 第981章 对生命负责

章节目录 第981章 对生命负责

 热门推荐:
    那是个她所不敢想的病症。

    还绝对是突发的。

    因为就在不久前,喻衍才接过她的电话。

    但现在,喻衍没接。

    是喻沫接了。

    语气还算是好,“喻色,我很忙,有什么事麻烦快说,长话短说。”这比之于之前,是明显的疏离的味道。

    “我哥到底怎么回事?你告诉我,我知道他不是生病了,是不是他出了什么事?”

    喻沫那边,静默了足有两秒钟,才在喻色即将再问过去之前开口了,“是不是他答应了今晚陪你参加南大的什么活动?”

    “是。”喻色实话实说。

    “他去南大的路上出车祸了。”这一句说完,喻沫直接挂断了电话。

    很显然,她把喻衍出车祸的事,都怪到喻色的身上了。

    喻色心底一颤,并没有生喻沫的气。

    喻衍如果真的是在赶往南大的路上出了车祸,那真的与她有关。

    她承认不承认,都是事实。

    “凌澈,去医院。”什么篝火party,她没有心情参加了。

    真的没有心情参加了。

    她哥出车祸了,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赶过去救她哥。

    除此以外,全都是次要的,可有可无的。

    是的,什么party,原本就是凌澈的提议,如果不是凌澈在告诉她之前就已经通知下去了,她压根就不会同意。

    不过是个校花的身份罢了。

    校花也不过是一个花瓶的定义,真正的有意义的定义是这种那种的获奖,那才是最让人佩服的。

    “小色,你听我说,你还是先问清楚喻衍伤的重不重,需要不需要你过去,你再做决定,毕竟,这个party,你是主角。”凌澈急忙劝了起来,毕竟,就连他都是今晚上这个篝火party上可有可无的存在。

    他虽然也可以组一个篝火庆祝party,但那应该是早在他已经被确定为校草的时候,就应该举行了。

    但那一天已经过去许久了,现在再来举行,已经过了时效性。

    不适合了。

    真举行,就有一种牵强的感觉。

    是真的不合适。

    不然,如果喻色坚决不想参与,他直接改成庆祝他成为校草的party也不是不可以。

    可是一切,真的已经不可以了。

    就,很乱。

    乱的怎么处理都是一个错。

    凌澈突然间就有些后悔。

    他努力想要营造的宣示主权的机会,但是现在已经成为了喻色的一个不心甘不情愿。

    如果执意下去,只会打乱他们两个的关系。

    而适得其反。

    他是真没有想到喻衍会在驶往南大的路上出车祸。

    就觉得这车祸的时间点有点太奇怪了。

    是的,有点诡异。

    甚至于,他此刻甚至于怀疑是不是人为?

    不然,怎么可能这么的巧合?

    可这些,他也只能是在心里想一想,若是直接问喻色,倘若不是,他和喻色之间的关系就更加的不确定了。

    这样的想法,他可以悄悄找人证实。

    却也仅限于找人证实。

    喻色迟疑了一下,脑海里闪过喻衍,她与喻衍从小到大都不怎么亲。

    她一直以为长大后与这个哥哥不会有什么交集。

    但是,她现在发现,她心里居然很在意这个哥哥了。

    有些人,看起来很亲近,但那只是表面的,骨子里并不亲近。

    有些人,看起来不亲近,但是骨子里却渴望与他亲近。

    而喻衍就属于后者。

    算是她至亲的人中最想亲近的人。

    所以,她必须要去看喻衍。

    直接的再次的拨给了喻沫,那边好久才接了起来,“喻色,你有完没完?你能不能不要来打扰我哥?你太讨厌了。”

    “告诉我是哪家医院,我现在过去,他不会有事的。”只要她赶过去喻衍还有口气,那她就不会让喻衍出事。

    会好的。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喻沫似是迟疑了一下,喻色就听到手机那端有护士在喊,“喻衍家属在吗?马上就要做手术了,来签下字。”

    “喻沫,你在跟谁接电话?快去看看签字,你哥等着做手术呢。”紧接着,就传来了陈美淑焦急的声音。

    可以明显的听出来很焦虑。

    喻沫一咬牙,报上了医院,随即就挂断了。

    听着手机那端一声声的刺耳的盲音,喻色却是长舒了一口气,“凌澈,掉头去医院。”

    透过刚刚的电话,她可以很确定喻衍还活着,那她就一定要去救醒喻衍。

    “小色,那晚上的篝火party呢?你真的不参加了?”凌澈一阵皱眉。

    这一刻就有些后悔自己的选择了。

    “参加。”喻色是个信守承诺的人。

    “你怎么参加?你难道不止会医术,还会分身术?”这马上就要去医院了,这绝对的分身乏术吧。

    “透过网络参加,咱南大的操场不是有大屏幕吗?我就来一个远程参与,我想,只要是热爱生命的,只要是心存善良的人,都不会因为我去救治一个病人,而指责我没有亲临篝火party现场的。”

    凌澈想了想,喻色这话是真的有道理。

    就算是有人想要借喻色不到现场而发挥点什么,但最后绝对不敢在生命面前真的做点什么的。

    生命太脆弱,生命同时也是最伟大的。

    “好,我送你去。”凌澈掉转了车头,驶往了医院。

    这个时间点,正是晚高峰的时间点,路上车多人多,不过,只要耐心点,肯定是能抵达医院的。

    车上,凌澈开车,喻色就让杨安安和林若颜联系上了可以助她在线参加篝火party的人,只要那边一做好连线工作,她就可以边救人,边现场直播了。

    而所为,只是为了不放现场所有同学的鸽子。

    同意了就要想办法用另一种方式参与。

    她是个信守承诺的人。

    小车拐进医院大门的时候,喻色已经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下车的样子。

    然后车门一开,她就冲了下去,独剩车里的凌澈一个人去泊车了。

    喻色冲进医院,冲到二楼的手术室前。

    这个点手术的通常都是急诊手术,不得不做的手术,不然普通的手术一般都是上午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