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趣阁 > 都市小说 > 近身狂婿 > 正文 第一千六百零八章 杀楚河!

正文 第一千六百零八章 杀楚河!

 热门推荐:
    来到春秋府的时候。

    楚少怀蹲在门外抽烟。

    见到楚云坐车过来,他才站起身说道:“哥,你知道姑姑找我们有什么事儿啊?”

    楚少怀落下病了。

    上次姑姑找哥俩过来,就跟吩咐后事似的。一走,就是遥遥无期。

    这一次,楚少怀是真的有些紧张。

    怕姑姑又来这一出。

    “不是先联系的你吗?我哪儿知道有什么事儿。”楚云拍了拍楚少怀的肩膀,说道。“你怎么没进去?”

    “我也不敢进去啊。”楚少怀苦笑一声,说道。“姑姑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既不爱讲话,也没以前那么好相处了。”

    以前的楚红叶,也不好相处。

    但对楚少怀来说,已经算是好相处了。

    可以想象,现在楚少怀所说的不好相处,已经达到了什么程度。

    楚云能够理解楚少怀的心情。

    事实上,楚云一直觉得姑姑对楚少怀,挺不公平的。

    尽管姑姑有自身的考虑,也有她的心思。

    但至少站在楚云的角度,姑姑对楚少怀,并不像对待自己那么毫无保留。

    甚至在早些年的时候。

    姑姑一直认为楚云对楚少怀太迁就,付出太多。反而因此有些不快。

    这或许也是楚少怀不太敢靠近姑姑的原因吧。

    尤其是现在的姑姑。

    兄弟二人进了春秋府。

    姑姑就坐在客厅。

    屋子里很冷。

    也悄无声息。

    虽是大白天,可屋子里却光线黯淡,甚至有些阴暗的感觉。

    这很符合姑姑现在的气质。

    却让楚云两兄弟,都有些不太适应。

    仿佛是进入了一个无底洞。

    更如同堕入了深渊。

    给人浑身发毛的感觉。

    “姑姑。”楚云坐在不远处,看了一眼身穿黑衣的楚红叶。

    她猩红的眸子,更冰冷了。

    仿佛血池一般,弥漫着血腥味。

    她的身上,也散发出一股难以想象的戾气。

    那是入魔所导致的。

    更是成为了姑姑现在的常态。

    “您找我们有什么事儿?”楚云主动开口。

    楚少怀不敢问。

    做大哥的他,当然得提前发问。

    “之前给你们的钱。”楚红叶扫视了楚云一眼。“你们运用的还不错。”

    钱都在楚少怀哪儿。

    楚红叶是知道的。

    她更加知道楚云对钱财这些身外之物没什么兴趣。

    所以也从没追问过什么。

    “我这儿还有一笔钱。”

    楚红叶掏出一沓材料。

    密密麻麻的,全都是楚红叶的财产。

    “兑换出来,应该还有一千五百亿。”楚红叶很直白地说道。“你们拿去分了。是挥霍也好,是投资做买卖也罢。我不管,看你们自己的想法。”

    她的嗓音,是低沉的。

    也没有感情。

    楚少怀和楚云,却有些怔住了。

    难道真要和楚少怀所想的一样,姑姑又要离开华夏了?

    又要一去,便遥遥无期?

    楚云忍不住换了个坐姿。

    他很不安。

    甚至有些害怕。

    他可不希望姑姑再一次离开。

    这一走,天知道姑姑猴年马月才回来?

    “放心,我不走。”姑姑是有大智慧的女人。

    哪能看不出楚云那点小心思?

    “我只是料理一下身后事。”楚红叶说道。

    可她这随口一说。

    却是彻底把楚云给吓傻了!

    料理身后事?

    这他妈比远走他乡更加恐怖!

    “姑姑你要干什么去?怎么还要料理身后事了?”楚云皱眉。就连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每个人都会死。谁也无法判断自己是早死还是晚死。”楚红叶平淡地说道。“我提前料理身后事,也没什么问题。”

    楚云深吸一口冷气。继续问道:“姑姑你是有什么计划吗?”

    “没有计划。”楚红叶淡淡说道。“只是提前把钱拿出来给你们而已。”

    兄弟俩面面相觑。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当然了。

    姑姑就算真的没什么后续安排。

    只是单纯的料理身后事,也是符合她个性的。

    楚云犹豫了半天,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楚少怀却是鼓起勇气,抿唇说道:“姑姑,虽然有些话我说的确有些不应该。但我还是想告诉您,您活着,对我对我大哥来说,才是最好的结局。您就算发生一丁点的意外,我和大哥都会担心。”

    楚红叶闻言,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推了推茶几上的材料。说道:“你去处理这些东西。楚云对钱不感兴趣。”

    这话说的,似乎楚少怀对钱多有兴趣似的。

    不过楚少怀没有介意这些细节。

    他也不敢对姑姑有所介意。

    接收了材料之后。楚少怀见姑姑似乎没什么嘱咐了。

    当下也不敢久留。

    很明显,姑姑还想跟大哥聊一聊。

    这若是搁在以前,楚少怀多少还会有些敏感。

    但自从那段时间和大哥交心之后。

    楚少怀已经习惯了。或者说,已经释然了。

    他不是真正的楚家后代。

    姑姑哪怕对他再刻薄。也不会引起楚少怀的不适。

    姑姑眼里只有楚云,也只在意楚家后人。

    这是应该的。

    也是姑姑活着的义务与责任。

    其他的,无所谓。也根本不在意。

    楚少怀走后。

    客厅内的气氛更加的诡谲。

    楚云望向姑姑。

    却发现姑姑那猩红的眸子,也正凝视着自己。

    他的心微微咯噔了一下。

    不自然地换了个坐姿。

    “姑姑,您还有什么事儿和我说。对吗?”楚云迟疑地问道。

    “你母亲回来了。”楚红叶说道。“你父亲,也应该快回来了。”

    “我还有个弟弟。”楚云抿唇说道。“他已经住进了红墙。”

    “听说了。”楚红叶淡淡说道。“当初在海外的时候,我就已经查到了楚河的资料。”

    “那您为什么没有和我说?”楚云皱眉问道。

    “我不知道怎么开口。”楚红叶说道。“你母亲,似乎也不想让你过早的知道。”

    “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您和我母亲达成了默契?”楚云吐出口浊气。

    “不是默契。”楚红叶说道。“只是我更关心你的父亲。而不是你的兄弟。”

    “更何况。”楚红叶反问道。“整个楚家,也许只有你会承认他是楚家人。楚中堂不会,我也不会。”

    楚家唯一的后代。

    只有他楚云一人。

    这是楚中堂的意思,也是楚红叶的意思。

    哪怕就连萧如是,也是这么认为的。

    楚河是什么人?

    只不过是楚殇在外面养的一个野种!

    没人在意他身体里流淌的,究竟是不是楚家人的血脉!

    名不正言不顺,他就没资格成为楚家后人!

    楚云无可奈何地耸肩说道:“但他终究是我父亲的儿子。”

    “那又如何?”楚红叶反问道。“得不到楚家的认可,他什么都不是。”

    楚云沉默了片刻。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开口。

    “我会找一个时间,和他见一面。”楚红叶忽然开口说道。

    猩红的眸子,散发出嗜血的寒芒。

    “你要见楚河?”楚云诧异地问道。

    事实上。姑姑和楚河,根本没有任何见面的意义。

    而且楚中堂的态度,楚云见过了。

    但楚中堂终究是有格局的男人。

    他注定不会和楚河当场翻脸。

    更不至于和晚辈动手。

    可姑姑,就不太好说了——

    如果真的动手了。那会怎么办?

    楚云拦得住吗?

    他们谁又会成为赢家呢?

    坦白说,楚云的心,微微有些发紧。甚至发慌了。

    “是。”楚红叶淡淡说道。

    “什么时候?”楚云内心颇有些焦虑。

    “今晚。”楚红叶说道。

    楚云的心中咯噔一声。

    姑姑今晚就要见楚河?

    这消息来的太过突然。

    突然到楚云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反应。

    他深吸一口冷气。

    问道:“你见楚河的目的是什么?”

    “这个你不用知道。我只是告诉你这件事。”楚红叶说道。

    楚云有些坐不住了。

    姑姑的个性,他是了解的。

    而他跟楚河虽然只见过两次。

    但楚河的个性,楚云多少也有些了解。

    他看起来好相处。

    但内心极为锋利,个性也异常地张扬。

    否则,他不会当面和楚中堂顶撞。更出言不逊。

    这两个烈性脾气一旦碰撞在一起。

    后果会如何,楚云不敢想象。

    可他终究是拦不住姑姑的。

    他也没什么权利去管楚河什么人可以见,什么人不能见。

    他是父亲亲手培养的后起之秀。

    更是连老和尚,都给予了极高评价的强者。

    在楚云的印象中,老和尚唯二评价过的年轻一辈。只有楚河,还有洪十三。

    就连楚云本身,老和尚都极少评价。更不会盖棺定论。

    如此一个恐怖的年轻强者。

    姑姑何必要去找他。

    又何必——搞的如此郑重其事?

    楚云用脚丫子都能想到。姑姑这场见面,绝不可能只是单纯地见个面,聊个天。

    她肯定是带有目的性的。

    姑姑从不做无用功。

    这是楚云了解的。

    “你该回去了。”楚红叶淡漠地说道。“我稍晚,会去一趟红墙。”

    楚红叶下达了逐客令。

    楚云也不好久留。

    可他刚出春秋府。就打给了正在家里陪英雄的萧如是。

    并将整件事汇报给了萧如是听。

    “您知道姑姑去见楚河的目的吗?”楚云沉声问道。

    “知道。”萧如是走出了儿童房。

    有些话,当奶奶的不可以在孙女面前说。

    “姑姑要干什么?”楚云凝重地问道。

    “她要杀楚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