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君临道 > 章节目录 第二四五章 不是她

章节目录 第二四五章 不是她

 热门推荐:
    虚空中,青星长老把第三关的诸多事宜朝众人宣讲完毕后,正要开口宣布第三关正式开始时,却见一颗白色星辰光芒一闪,观天殿主冷傲的声音悄然响起:“且慢。第三关之前,梦某还有一事宣布。”

    



    此言一出,非但下方众天人心感奇怪,连虚空群星都略有一丝诧异。

    



    白色明星光芒一闪,露出了身着黑袍的观天殿主,只见她低头看了江海天一眼,悠然道:“江海天,你天一阁所求之事,吾已有答案。”

    



    江海天躬身朝观天殿主一拜,道:“请殿主示下,晚辈洗耳恭听。”

    



    这时候,君临道已猜出观天殿主所说的是何事了,心中无端端紧张起来。

    



    “难道,观天殿主此刻要宣布是否将妙色仙子嫁给江海天了吗?”

    



    若是依照常理,应该要等第三关之后,如果江海天表现得极其突出,这样才能令观天殿主和妙色仙子满意。

    



    可如今,在第二关之后,江海天展现出来的神通,实在是惊艳无比,何况他还于虚空中讲道说法,折服群仙,其显露出来的风采气度,仿佛青年至尊在世。

    



    此等风范,已经达到甚至超出了观天殿主对江海天的预计,是以,她现在就能作出那个决定。

    



    江海天和妙色仙子结为道侣之事,不仅仅是这一男一女的事情,而是关系到天一阁与观天殿是否结盟的大事。

    



    而天一阁与观天殿结盟与否,又关系到道界势力变化的大局,会令古老传承之间产生微妙的变化。

    一秒记住https://

    



    许多仙圣端详一会后,终于猜出了观天殿主的意图,互相交流着:“看来,观天殿主要宣布将妙色仙子嫁给江海天了。”

    



    此时此刻,无数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观天殿主身上,等待着她宣布最后的答案。

    



    “妙色,你出来吧。你的婚事,毕竟由你做主!就由你亲口宣布答案吧。”

    



    观天殿主见到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自己,思量片刻后,终究还是选择让妙色仙子自己亲口宣之于众。

    



    江海天面如冠玉的脸上显露出一丝期待之意,甚至,在期待之外,还隐隐有一丝忐忑。

    



    饶是他这样的天骄,也对那位冠绝希夷大陆的第一绝色充满好奇。

    



    “若是她拒绝了我,又该如何?”向来自信沉着的江海天,竟思索起被人拒绝后的场景。

    



    向来只有他拒绝别人,何来别人拒绝他?

    



    什么人,有资格拒绝他这样的男子?

    



    什么人,能拒绝完美无缺的江海天?

    



    试问,谁能拒绝天一阁下任阁主,拒绝天大陆第一高手,拒绝道界公认的绝代天骄?

    



    然而,他即将面对的女子,亦是希夷大陆第一绝色,是观天殿第一真传,是梦殿主的亲传弟子!

    



    此等佳人,若为道侣,夫复何求?

    



    道界之中,不知多少人视目睹妙色仙子的容颜为生平夙愿,不知多少男子把她当作梦中情人,更不知多少女子将其视作第一偶像。

    



    她,已经不单单是“妙色”这一个人,而是某种符号,某种概念,是美的化身,是地位的代表,是实力的标志。

    



    妙色,出身西凰国皇族,自幼就被观天殿主收为弟子,兼具美貌与智慧。

    



    她的一切都是那样的完美,那样的出色。

    



    几乎和江海天一样的完美,一样的出色。

    



    “唯有此女,方能配得上江海天!”天大陆的众多修士都是这般想着。

    



    “唯有江海天,才配得上我们希夷大陆的第一绝色!”希夷大陆的女修们亦是如此思量着。

    



    江海天心中惴惴不安,可场中还有另外一人的内心比起江海天更为忐忑,更为紧张。

    



    这人,正是一袭灰袍的君临道。

    



    “她会同意嫁给江海天吗?如果她不愿意……那么,我倾尽全力也要阻止这门婚事!我曾答应过她,要替她做一件事,我君临道一言九鼎,言出必行。”

    



    此时的君临道,脸上浮现出一丝决然,一丝狂热,心中想的则是妙色仙子拒绝江海天后,自己该如何。他没有去想,也不敢去想,如果妙色仙子答应了这桩婚事,他又该如何?

    



    他似乎有意无意的抗拒着那个答案,那个自己不愿意接受的答案。

    



    不知何时起,他的心中已悄然多出了一个圣洁的倩影,令他久久不能忘怀。

    



    “若得有缘人,赠与一华年。妙色,你既然是我的有缘人,那么谁也不能阻止……”君临道识海震动,一个疯狂的念头隐隐浮现而出。

    



    这时候,一道白色的倩影,从白色明星中翩然闪现。

    



    倩影甫一出现,连这方天地似乎都寂静下来。

    



    场中的所有人,都睁大眼睛,屏住呼吸,死死盯着那道倩影,生怕错过了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

    



    她周身散发出梦幻般的色彩,被白光笼罩,叫人看不清面容,然而她已经显露出来的妙曼身姿,早叫人浮想联翩,垂涎不已了。

    



    只听到一声微微叹息,她开口了:“我……愿意嫁给……江……公子。”

    



    这八个字落入君临道耳中,直教他如遭雷击,心神大震。

    



    悲怆和痛楚的神色在他脸上交织变化着,他的心脏,如被刀绞,他的四肢,抖动不休,整个人陷入了奇异的劫数之中,仿佛《非天论》的劫数再次出现。

    



    不过下一刻,君临道面容忽然一转,眼中闪过两道精芒,连连大叫道:“不对,你不是她,你不是她!”

    



    他突然高声大喊,自然引得旁人围观。

    



    众人见他举止失态,行为无礼,均露出鄙夷之色。

    



    “这位公子,我们认识吗?”那道倩影偏过头,朝君临道柔声问道,她的声音空灵飘渺,婉转如歌。

    



    “不认识,当然不认识!对不起,我失态了。”

    



    君临道先是疯狂摇头,接着连声道歉起来,可他脸上非但毫无歉意,反而透着一股遮掩不住的笑意,内心更是一阵狂喜。

    



    若非身处观天殿内,有诸多修士围观,他定要找个没人的地方仰天长笑,对酒当歌,痛饮一番。

    



    原来,他刚刚听到女子的口音后,就分辨出这位妙色仙子与自己前些日子遇到的绝代神女并不相同,令他好生奇怪。

    



    凝神细察后,君临道更是发觉两女身上的气质亦略有差别。他回思过往,仔细回忆起神女身上的诸多细节后,这才醒悟道:“神女从未亲口说过她是妙色仙子,她只说过自己是观天殿主的弟子。一切都是我自己猜测,先入为主,误会她为妙色。”

    



    虚空中的倩影,一步一顿地漫步下来,如天上之仙,降临凡尘。

    



    白光渐渐散去,妙色仙子的容颜也终于显露而出。

    



    在场的所有人,无论男女,这一刻都被其深深吸引住。

    



    每一个人的审美本就是独一无二,没有完全相同的。

    



    然而,妙色仙子的美,已经超越了不同的审美。

    



    她,仿佛化身成了“美”这一概念。

    



    每个人眼中的妙色,都是不一样的妙色,都恰好是自己内心最钟爱的类型。

    



    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完美无瑕。

    



    绝世妖娆,无与伦比。

    



    妙色仙子的气质,或者说“道韵”,正是勾起所有人对美的渴望,对美的憧憬。

    



    她的容貌并不比妙舞、妙音、妙见等人更出众,可偏偏在众人眼里,她就是最美的那一人,独一无二!

    



    唯有君临道,他的心境在大起大落,大惊大喜之后,已生出了许多定力,他的眼中望着妙色,可他的心里却悄然浮现出另外两个女人的姿容。

    



    这两女的姿容,无法言喻,绝不逊色于眼前的妙色仙子,甚至,在君临道看来,或许还稍胜妙色一丝。他心中对于“美”这一概念,早就被这两女完全占据,遍寻诸天万界,再也找不到第三人可以与之相比。

    



    “世间竟有如此绝色!天地造化,当真奇妙,能孕育出妙色这等佳人。”哪怕是虚空中的仙圣们,有些也是初见妙色,被其风姿所惊,连声赞叹起来。

    



    江海天在目睹妙色真容,听到妙色仙子亲口说出“我愿意……”之后,亦是按捺不住心中之激动,朝前迈出两步,居然不顾风度,当众握住了妙色仙子的柔荑。

    



    天一三仙见状,抚掌大笑,喜滋滋道:“天作之合,天作之合啊!”

    



    连观天殿主都是嘴角一扬,浮现出一丝微笑。

    



    江海天与妙色仙子的牵手,意味着天一阁与观天殿正式联盟。

    



    在虚空群仙和道界诸多天人的见证下,两大古老传承终于订立了盟约。

    



    “妙色,你待会站在我身边就好,第三关中,江某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一根发丝!”江海天昂首而立,狂傲道。

    



    他本是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向来谦逊有礼,可在妙色仙子面前,终于显露出了强者特有的张狂自负,想要守护这位绝代佳人。

    



    “江公子,你弄错了。第三关师尊另有安排,并不会派我出战。”妙色仙子娇羞道。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感到惊讶万分。

    



    在众人眼中,妙色仙子必定就是观天殿这次法会的代表弟子。

    



    因为观天殿内,实在找不出比妙色仙子更强的真传了。

    



    “难道观天殿主要派其余真传出战?”一名天人好奇道。

    



    “听闻妙色仙子是观天殿第一真传,其余弟子最多也就与她伯仲之间,无法胜过她。如果换成其余真传出战,说明观天殿此次无意卫冕‘第一人’的宝座。”另一名天人思索片刻后,摇头道。

    



    “上届‘第一人’正是梦殿主,她惊才绝艳,资质堪称道界第一。此等天骄,亿万年才会诞生一尊。即便强如古老传承,亦无法保证每一代弟子中都出现傲视群雄的存在。我看观天殿这次法会似乎只想杀进前十,不求第一。毕竟,观天殿历代的气运已被梦殿主一人占尽。”一位仙圣暗自思忖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