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趣阁 > 玄幻小说 > 荒岛求生日记 > 正文 第1923章 清明梦的真正作用(二十三)

正文 第1923章 清明梦的真正作用(二十三)

 热门推荐:
    我感觉拿上这魔杖后,整个人都不一样了,就连随龙九过吊桥也没有脚软的感觉了。

    龙九看着我的样子觉得好笑,她说道:“你是不是以为三万金币很多啊?”

    我点点头,心说这三万金币的魔杖,怎么着也和神器是一个级别了吧?

    谁知龙九掏出她的小雕花魔杖说道:“你知道我这个多少钱吗?”

    我摇了摇头。

    “十万金币。”龙九嘿嘿一笑说道。

    我瞬间觉得自己被那店老板耍了。

    回到预定的集合点时,我看到上官轻语和上官莺舞两人竟然还在那里喝茶,我本来还打算拿出魔杖炫耀一番的,但听了龙九的数落后,我心说还是低调的好。

    不多时,那紫辰、紫龙两兄弟也来了,我们一齐在茶馆又稍微坐了一阵子,接着原路坐升降梯离开了千叶城。

    出城后,我们又回到了之前那个马车驿站,龙九说往西还能搭乘最后一段马车,最后一个马车驿站在秋风石林,再往西我们只能自己步行了。

    这千叶城周遭似乎全部都是大小不一的石林地带,我们穿梭于石林下方,感觉像是在走一个庞大的迷宫,如果没有空间模板的话,我相信自己早就迷失方向了。不得不佩服那些独自在外测绘地图的游侠。

    越往西,树木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着。

    我们在最后一个驿站---“秋风石林驿站”下了马车,这驿站除了供马车停歇外,还设有住宿的地方,此时天色已晚,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在这里先休息一晚,明天再赶路。

    ……

    这段比前面两段都要长出许多的内容终于读完了。

    我感觉一头雾水。

    面前的苏易虚影依旧还在原地。

    “看完了吗?”他见我抬头,立马便问道。

    我点了点头:“这算什么?这是个网络游戏?而且还是虚拟的vr网络游戏吗?”

    “和vr怎么会有关系。”苏易说道:“vr能做到让人整个置身于一个虚拟的世界中吗?”

    我皱了皱眉,从刚才那段文字的内容描述来看,似乎跟vr的确没什么关系。

    这分明就是另外一个清明梦。

    只不过这个清明梦场景相对于我以往经历的其它清明梦场景来说要更加玄幻。

    乃至于一个虚拟游戏世界都被生成在了其中。

    更关键的是,虽然这段文字还没有完全完成,但种种迹象都表明这段文字里的虚拟世界是一个设定非常完整的世界。

    尤其是里面甚至还出现了详细的各个职业介绍,还有就是清明梦里出现的各种无线贴近于真实,但却又添加了游戏世界中特有的虚幻背景的各类建筑、人物角色等等。

    如果说之前日记里描述的都是真实的蓝鸟公司实验场,那我便有理由怀疑这里描绘的则是一个由清明梦构建的实验场。

    之所以依旧认为是实验场,是因为我现在已经逐渐发觉到蓝鸟公司对于实验体的针对性研究好像早就不局限在真实世界中了,好像在清明梦世界的研究也同样是他们的关键目标。

    不过这种针对清明梦的研究绝对是在陈烈死亡之后才开始进行的,因为我很清楚陈烈本人对清明梦完全就是没有任何了解的,否则也就不会出现他之前被月灵“反卧底”在身边的情况了。

    这也就是说,蓝鸟公司的研究在陈烈死亡之后其实并没有停止,甚至于蓝鸟公司很可能还保有一支相当强悍的力量。

    这股力量我们之前之所以完全没有遭遇到,最关键的一点就在于这股力量根本就是一直隐藏在缅甸境内的。

    我们现在来到的这个地下层也绝对不可能是蓝鸟公司唯一的一处“据点”,事实上这个“据点”大概率只是废弃的一个,我估摸着这帮家伙甚至有可能已经打入到兰里岛内部了。

    而至于我们如何阴差阳错跑到了这个地方,我觉得也可能不完全是巧合。

    至于这里面究竟是怎么回事,我还得继续往后看。

    这时苏易开口说话了:“刚才那个虚拟世界中的事情你都读明白了吗?”

    “明白是明白了,但是内容太多,我不可能全部记下来。”我如实说道。

    “用不着全部记下来。”苏易直接说道:“你主要是得明白这个世界里的机制。”

    “机制?”我皱了皱眉:“那里面的只是里面的一个np,c,并不属于玩家阵营,如果说玩家才是被实验的对象,那这里面的主角会不会也只是蓝鸟公司虚构出来的一个能量意识体?”

    “不。”苏易立马摇了摇头:“是不是np,c无关紧要,只要这个故事记录的主角镜头是谁,那么被实验的主体对象就一定是谁。”

    “那其他的人呢?”我问道:“比如其他跟随主角的那些人,他们也全部都是被实验的对象?”

    “这暂时还不能完全一概而论。”苏易说道:“而且现在这也不是重点。”

    “那什么是重点?”我现在也已经有点焦急了:“我可告诉你,我还有朋友要救呢!你不要再给我兜圈子了!”

    “不是我想兜圈子!”苏易说道:“是这里的系统就是这样设定的!我们只能从系统规则之下寻找解决方法!你刚才已经破坏了一次清明梦场景的行动了,我们只能寻找补救措施!”

    “那你快说如何补救!”我催促道。

    “别急!”苏易一边说,一边开始用手朝着他身后的能量墙画起了圈。

    很快又是一个清明梦的入口便出现了在我面前。

    “所以你是可以创造清明梦入口的?”我忍不住问道。

    “不是我创造,我只是能激活其中的一部分入口。”苏易解释道:“你应该也从之前跟我相关的日记中看到过了,我曾经试图挑战过这里的系统。”

    我迅速回忆了一下,好像还真是这样……

    只不过他所挑战的似乎是叫“主神”,这样来看的话,“主神”其实就是这里的系统。

    但我还是有疑问。

    “你刚才说那些日记里的内容都是一个一个的蓝鸟公司实验场,但是蓝鸟公司怎么会把你的挑战也纳入到实验场里呢?”

    “怎么就不会呢?”苏易反问道:“我的这个实验是在一年前就已经开始进行的了,那个时候的蓝鸟公司还处在全盛时期,他们的员工走狗足够多,哪怕是我当时真的把这个系统挑战成功也无济于事,因为我根本没法跳出他们其他人的封锁。但是这些家伙不知道的是,我当时根本就没有用全力去挑战,我只是在这个系统里给自己留了一个后门,所以我现在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控制这个系统的部分内容,其中就包括开启特定的清明梦实验场。”

    然而我依然觉得有问题。

    我问道:“我看你在日记里的表现……似乎是以一个真实的个体去挑战的,但是听你刚才的意思,你更像是入侵了这里的系统程序啊,这不一样。”

    “你不要把这里的程序理解成普通的电脑程序。”苏易摇头纠正道:“这里的程序是以你熟悉的电脑程序为辅,而真正起主导作用的其实是蓝鸟公司储藏在这里的能量融合体。”

    “什么能量融合体?”

    “能量分为许多中,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清楚,他们将这些不同的能量全部储存在了一起,并且让它们彼此之间形成互动,进而达成了系统的终极意识。”

    “也就是说……能量在融合之后,居然形成了意识?”

    “是的。”苏易点头说道:“比如你之前听到的文韵的声音,那其实就是一部分系统的意思。”

    我被苏易这话吓了一跳,得亏我之前没有完全把那个文韵当成真正的文韵。

    这也表明我之前在东口省看到的文韵死亡的确是事实,说实话,我之前甚至一度都有点怀疑自己之前在东口省是遇到幻觉了呢。

    “那……我现在做的事情就是在挑战这个系统主神,进而打败它,并且获取这里的所有控制权?”我又问道。

    “没错。”苏易说道:“这一点我刚才也说过了,我之前没能完成,现在只能靠你了。”

    我这才点了点头。

    “浪费的时间已经够多了,我不能继续和你解释了。”苏易说完之后便伸手朝我一指一拉。

    我立马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朝着新出现的光圈位置推了过去。

    同时苏易也继续问道:“你现在会回到之前乌金山的清明梦实验场中!”

    “等一下!”我赶忙强行止住自己的步伐:“怎么又回到上一个清明梦中了?不是应该先到那个虚拟的游戏世界中吗?”

    “那个场景你后面还会用到!”苏易催促道:“你现在先去乌金山的清明梦中拿到你的开山刀!”

    “可是我不知道那把开山刀放在哪里了!”我喊道:“如果我在里面说出来,那不就又破坏了清明梦的规则吗?到时候这个清明梦再失败怎么办?”

    然而苏易似乎根本不打算听我的问题了,他直接用能量把我强行推到了光圈里。

    接着便是一阵天旋地转,又是熟悉的坠落……

    黑点……

    亮光……

    扩大!

    我瞬间跌回到了上一个清明梦场景中。

    我发现自己现在已经和月灵站在旅店的外面了,只不过现在除了月灵之外,居然还有另外一个女孩儿!

    这个女孩儿我虽然没见过,但是她的打扮我却非常熟悉。

    她头上带了一顶白色兜帽,脸部被面纱遮住一半,露出了一双细长的眼睛。

    柳叶眉。

    “你是……上官轻语?”我惊奇地问道。

    那女孩儿似乎也是一脸的发懵,现在听到我喊她的名字立刻被吓了一跳,然后又上下打量了我一番:“你是……肖辰?”

    好家伙……

    这我就更没想到了,她居然认识我?

    不过既然这个上官轻语出现在了我面前,就表明她也是我刚才读到的游戏世界清明梦实验场里的实验体之一。

    没错,在现在的地下层里绝对也有这样的一个上官轻语的活人存在。

    但是我不明白她怎么会知道我的存在。

    我刚想询问,就见上官轻语又看了一眼月灵,然后继续说道:“所以你是月灵了对吗?”

    月灵眉头一皱,她先是看了上官轻语一阵,然后突然变换了目光对向我,并且一拳朝我砸了过来。

    “快说!她是谁!”月灵吼道。

    我心里很诧异,她这明显是吃醋了。

    果然,我之前就推测自己在这个乌金山的清明梦场景中和月灵关系非同一般了,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我被月灵一拳砸中面门,竟然还有些痛感。

    我当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事实上我现在压根儿就不敢多说半个字。

    但是上官轻语这时却把月灵拦住了,她用手朝着月灵的眉头一指,然后我便看到一道白光瞬间砸到了月灵头上。

    我记得刚才的阅读内容里也提到这个上官轻语用的“法术”都是白色的光,或者是由白光构成的“盾”。

    现在看来,这很明显就是灵能了。

    只不过这灵能还是在清明梦场景里使用出来的。

    白光在月灵眉头迅速化开,然后我便发现月灵的外形迅速出现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她变得似乎更加成熟了一些。

    嗯……

    这其实就已经变成了我身边认识的那个真正的月灵的样子了!

    只见月灵打了个哆嗦,然后看着我问道:“肖辰?你打败那个蛊婴了吗?任务完成了没有?”

    果然,这个月灵就已经是我认识的那个月灵了!

    只是她怎么也跑到清明梦里来了?

    而且还把原来的清明梦场景中的月灵给“抵消”掉了?

    “你又是谁?”月灵冲上官轻语问出了刚才同样的问题。

    “我是来帮你们的。”上官轻语对月灵说道:“系统是不会允许两个同样能量源的人物出现的,所以我利用真实的你顶掉了刚才虚幻的你。”

    月灵眼睛一闪,也不知道她究竟听明白没有,总之她立马点了点头。

    不过我很快就知道月灵是明白的,因为她接着便说道:“所以你把我拉到了清明梦里,那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