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趣阁 > 都市小说 > 被宠成米虫的夫人 > 正文 第2025章:说了实话的后果是什么

正文 第2025章:说了实话的后果是什么

 热门推荐:
    第2025章:说了实话的后果是什么

    “我抱着你出来就是因为那个?我只是想宠你而已,就这么简单。”

    乔以沫撅嘴,“那你真的是要把我给宠坏了。”

    “我乐意。”墨慎九说。

    乔以沫知道,只要她不和异性接触,墨慎九就是个非常温柔的男人,对她的任何要求都是百求必应的。

    将那家店给封了,墨慎九就跟没事人似的,也没有跟她说。

    乔以沫就当不知道吧。

    只要他高兴,其他男人高不高兴就不关她的事情了。

    隔天早上,乔以沫睡到很晚才醒。

    被女佣给叫醒的。

    醒来后整个人都是迷茫的。

    她真的是对墨慎九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下午在办公室里要了还不够,回来晚上还要!

    差点被被他给弄死!

    乔以沫刚撑着腰坐起身,就看到手机屏幕在闪。

    她拿过手机,看了眼来电,接听,“喂……”

    “都十一点了,还没有起床?”

    “刚起。”

    “你狠。”

    “这么积极找我,有什么事?”

    “女明星我已经找到了,我答应先付定金,转给我?”肖书妍问。

    “知道了。你怎么跟女明星说的?”

    “我说先付定金,如果成功了,剩下的给她,如果没有成功,只有订金。”

    “这可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买卖。不成功也有钱。”乔以沫说。

    “当然了,人家好歹也付出努力的,而且这种事情还要保密,给点钱不算什么。”

    “那她有把握么?”

    “她说有,还说没有一个男人能逃得过她的手心。”

    “……这个,会不会吹牛逼了?”乔以沫问。

    如果没有一个男人逃得过,那墨君凌和墨慎九呢?她是见过几个男人啊?

    “但是听着舒服,让我很有信心。”

    “……”乔以沫。“可以,那就这么着,我现在给你转。”

    “好的。”

    挂了电话后,乔以沫就给肖书妍转去了钱。

    放下手机,就下床去洗漱了。

    纵欲过度,浑身都飘。

    难道这种事不是应该是男人纵欲过度么?

    她和墨慎九倒是反过来了。

    唉,应付得真吃力。

    乔以沫哪里也没去,在家吃了午餐,就休息了。

    在阳台处懒洋洋地晒太阳。

    她还想着去买裙子的。

    家里的裙子都被墨慎九吩咐扔掉了。

    可今天就不出去了,她也走不动路。

    墨慎九在床上真的是太狠了。

    一点不节制啊!

    她幸亏不工作,要是工作,不得累死才算?

    乔以沫靠在沙发上,又昏昏欲睡了。

    也没有回房间。

    权叔看到,就吩咐女佣给拿毯子过来盖上。

    乔以沫还以为那个张世涛会坚持个时日呢!

    或者说,没有一年,一个月总行吧?

    然而,一个月都没有到。

    晚上她还和墨慎九在吃饭,流鸢就过来说了,“张世涛上钩了。”

    乔以沫震惊,扭头看他,“你确定么?这才几天啊?果然男人都是花心的啊!嘴上一套心里一套的!”

    “……”墨慎九。

    “……”流鸢。

    乔以沫意识到自己说什么,忙回头,看到墨慎九有些无辜的眼神,忙安慰,“不是说你不是说你!我在说那个张世涛呢!”

    流鸢心想,那我就是那个花心的呗!

    “那现在张世涛在哪里?”乔以沫问。

    “在酒吧,那女明星白天就和他在车子里卿卿我我了一番,想必晚上也不会半途而废。”流鸢说。

    乔以沫鄙夷,“说什么那么喜欢肖书妍,没有她活不下去,呵呵,既然没有那么好的耐性,为什么还要说那样的话?真是恶心的不行。那我给书妍打电话,然后一起去捉奸!”

    说着就站起身。

    而手腕被抓住,“先吃饭。”

    “我怕鸭子飞了。”乔以沫担心。

    “不会。”

    乔以沫撅嘴,很想立刻告诉肖书妍这个好消息,然后去看好戏。

    可是对上墨慎九的幽邃眼神,带着威严,就知道自己没法去了。

    去也得吃完饭,“好吧……”

    吃完饭后,乔以沫第一时间给肖书妍打电话,“鱼上钩了!”

    “什么鱼上钩了?”

    “张世涛!张世涛和那个小明星啊!”

    在画廊里啃着水果的肖书妍立刻蹦起来,“你说真的?”

    “废话,我会骗你么?走,现在就去抓奸去,一定很好玩!我迫不及待想看到张世涛是个什么脸色了!哈哈哈!”乔以沫兴奋地不行。

    两个人搞得好像是抓自己老公的奸一样。

    乔以沫挂了电话,对坐在沙发上的墨慎九说,“九九老公,我会很快回来的!等我。”

    “我也去。”

    “不行,你不能去!”乔以沫拒绝。

    墨慎九不理她,站起身,就往外走。

    “唉?九九……”乔以沫追上去,“你真去啊?捉奸又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流鸢无语地看她一眼,不好玩?我看你好玩的不得了!

    “你想想看,你堂堂墨家家主,跟着老婆去捉奸,有损形象!”

    “无妨。”说完,墨慎九就拉过乔以沫,给送上车了。

    然后他再进去。

    进去后,车门关上,车子离开墨宫。

    “……”乔以沫这还能说什么?

    看墨慎九的态度就知道,他非要去不可了。

    真的不知道他为什么非要去。

    难道是不放心她?

    这有什么不放心的?不放心不会让流鸢跟着么?

    乔以沫朝前面的流鸢看去,流鸢从后视镜里看她一眼,似乎看出来乔以沫的心思,想着,为什么会死?还不是因为酒吧是那种乱糟糟的地方。

    以为能去酒吧就自由了么?

    在九爷这里,绝对不可能!

    到了酒吧,乔以沫下车,没有看到肖书妍,给她打电话。

    “人呢?我已经到了。”乔以沫说。

    “我也到了……”肖书妍刚说着,车子就在酒吧旁边停下来,远远地就看到了墨慎九的座驾。

    不是吧?四叔也来了?

    开什么玩笑呢?

    捉奸又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对,她们觉得好玩,可堂堂墨家家主也来,是不是不太合适?

    肖书妍推车门下来,走过去,“四叔。”

    “嗯。”墨慎九应。

    然后一帮人进去了。

    进去后,墨慎九找了个外面的雅座坐下,乔以沫问,“你就在这里么?”

    “嗯。”

    乔以沫拉过肖书妍,“走,我们去看看!”

    两个人去了,墨慎九吩咐流鸢,“跟过去。”

    “是。”流鸢便跟过去了。

    乔以沫和肖书妍被保镖带着去了指定的包厢。

    包厢门是关着的。

    他们进去的话就打草惊蛇了。

    保镖说,“进去有些时辰了,跟女明星说了,适宜的时候发个消息过来。”

    所谓适宜的时候,就是运动正在进行时。

    乔以沫觉得这个计划非常的完美。

    这简直就是太绑了。

    绝对能抓现行。

    乔以沫去看肖书妍,发现肖书妍比她更激动。

    不说话,生怕里面知道。

    过了大概十来分钟,保镖的手机振动下。

    保镖查看,说,“可以进去了!”

    包厢门推开,里面没有看到一个人。

    茶几上的酒瓶倒着。

    但是看量不多。

    不至于酒后乱性。

    一般酒吧的包厢里都会配房间。

    为了什么,可想而知了。

    去推门,门居然没锁。

    可见是多着急。

    或许是没想法会有人进来吧!

    门一开,床上的那一幕简直是不堪入目啊!

    床上的人惊了起来。

    立刻用被子盖住自己。

    张世涛从女明星身上下来,正想骂人的。

    待看到乔以沫和肖书妍的时候,脸色顿时僵住,慌得脑袋嗡嗡的。

    “书妍,你……你怎么在这里?”张世涛脸色的表情可真的是五彩缤纷。

    “我来酒吧玩啊!听说你也在这里,就来看看,没想到会看到这么有趣的一幕。张世涛,你的喜欢也太恶心了吧?不是说一年么?好像一个月都不到吧?”肖书妍鄙夷地摇头,“真是太恶心了。幸好我喜欢的人不是你,要不然一辈子都毁了吧!你看,我不喜欢你是有原因的,毕竟看你的外表就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好了,你们继续吧,多余的话也不必说了。走。”肖书妍转身走了。

    乔以沫嘲笑地看了眼张世涛那难看至极的脸色,也走了。

    就这种货色也配来侮辱人的耳朵。

    走出包厢,肖书妍舒了口气,“啊,真刺激!真过瘾!你看到他的脸色没有?哈哈哈!以后我可是能清静了!”

    “这样的男人也配说喜欢你,脑子里的肮脏思想那么多。”乔以沫鄙夷。

    “可不就是,什么东西?”肖书妍讽刺。

    两个人去墨慎九那边雅座,远远看到对面坐着的背对的男人。

    灯光暗的关系。

    否则肖书妍那么熟悉的人肯定老远就认出来了。

    当走近一看,肖书妍僵在那里。

    想躲也来不及了。

    墨君凌也是愣了下,看看乔以沫和肖书妍,“你怎么在这里?”

    乔以沫不说话,默默地坐着了墨慎九身边挨着。

    墨慎九给她倒水喝。

    “这个,那个……不是,君凌,你怎么也来这里了?”肖书妍整个人都是嗡嗡的,她要说实话么?

    说了实话的后果是什么?墨君凌会高兴?

    会不会给她大卸八块了?

    “我过来见合伙人,看到四叔在这里。你还没有回答我。”墨君凌说。

    “就……就是和以沫过来玩的,还有四叔……”肖书妍紧张地朝墨慎九看了眼。

    墨慎九脸上没什么表情。

    墨君凌盯着肖书妍那慌张的神态,起身,“四叔,我先回去了。”

    肖书妍问,“你……你不是要见合伙人么?”

    “不见了,回去。”墨君凌拉过她的手腕,往酒吧外走。

    乔以沫盯着他们看,直到他们出了酒吧看不到,问墨慎九,“九九,不要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