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佳妻来袭 > 章节目录 第1918章 声东击西
    薛凌哑然失笑:“怎么?你们那么快就妥协了?”

    说到底,这一大家子人都是极心软的人,不管是两个垂垂老矣的老人家,亦或是刚刚会走路的小不点儿,一个个都是心肠软得不行的老好人。

    “不妥协。”薛爸爸无奈低笑:“不是在逼年轻人,是在逼我们自己呀。”

    薛妈妈红着眼睛,低声:“我们年纪大了,难不成真要活到老操心到老?孩子一个个都是我们看着长大的,能孝顺我们,跟我们亲近就行。其他的,我们就不该强求太多,不该太贪心。”

    程天源吓得赶忙放下筷子,安抚:“爸,妈,你们别多想。长辈们催催婚,不人之常情吗?谁家父母亲长辈们不这样,对吧?”

    “错了。”薛妈妈郁闷道:“你们压根不管,反倒是我们这些外公外婆越级来管——这就很不对!凡事就该量力而行,我们其实是太不自量力了。”

    薛凌呵呵笑了,摇头:“妈,这就是你不对了呀!说得太过分了些。”

    “过分吗?”薛妈妈轻哼:“一点儿也不过分!他们是你们的儿子,你们自个不管,反倒是我们两个老人家去管——本来就不对劲儿!我们就你一个女儿,你都已经当上奶奶了,我们该尽的责任,该做的事都一一做了。那就够了!你自个的儿子,你爱操心就操心去,我们就不该越级去操心。”

    “就是就是!”薛爸爸附和:“我们就该有老一辈的自觉!都半截入土了,该吃就吃,该喝就喝,该睡就睡。能别给你们添麻烦就已经够不错了,还整天摆出一副封建老家长的做派,那就是自己太不识趣了!”

    “对。”薛妈妈点点头:“不自量力!不识趣!”

    薛爸爸叹气:“每次看着空荡荡的饭桌,一点儿胃口都没有。”

    “我也是吃不下。”薛妈妈哽咽。

    程天源:“……”

    薛凌:“……”

    于是,薛凌只好站出来,苦笑哈哈:“怎么?你们这话里话外的都来怪我们——貌似不大好吧?我们如果跟你们一样,效果也只会一样。你们辛苦帮我们打了头阵,我和阿源心里头可感激来着!”

    “拉倒吧!”薛妈妈睨了睨女儿,翻了翻白眼:“你心里头还在笑话我们!肯定是!一直都是看好戏的心态!”

    薛凌:“……”

    好吧,知女莫若母。她不得不承认,她确实是这样的心态。

    薛凌憋不住笑开了,赔笑几下。

    “爸,妈,好了好了,别闹了。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回头我就去把他们两个狠狠骂一顿,然后让他们必须回家过年。”

    “算了吧!”薛爸爸冷笑:“你骂你的儿子,就是骂我们的外孙!你骂他们,我们心里头就不心疼来着?”

    薛凌委屈极了,低声:“行行行,这事交给我来。我来整顿他们,好好整顿,绝不消极应对,总成了吧?”

    “嗯。”薛妈妈总算恢复正常脸色,认可点点头:“这才是一个家长该有的态度和精神面貌。”

    程天源偷偷憋笑,假装吃着叉烧包。

    果然,治得了女儿的,永远是父母亲。

    当然,想要治得了两个儿子,也就只有他们的妈。

    薛凌无奈赔笑:“知道了知道了。你们别难受,先好好吃饭。回头我一定把他们两个给整明白了!”

    薛爸爸嘻嘻笑了,像极一个老顽童。

    “来来来!吃点儿小米粥!今天的小米粥煮得真好——又滑又香!”

    薛妈妈吃了几口,赞许竖起大拇指。

    “味道确实不错!很清甜很滑嫩!那个——凌凌呀,刚才你说你要让老大和老三麻利回家过年,是吧?”

    “对。”薛凌除了点头微笑,也彻底没辙了,“我都已经安排好了,先让他们回家准备过年,然后让老大给自己放个假,出去玩一阵子。”

    “哦?玩一阵子?”老人家踌躇问:“上哪儿玩?”

    薛凌压低嗓音:“他想上哪儿就上哪儿。他最近压根没出差,天天都在集团那边加班来着。大领导天天住办公室,不是加班就是开会,把下头的人一个个整得很紧张。我赶他出去度度假,让员工们松口气,放松一下,也让他有机会有时间调整一下自己,指不定心态放松了,谈恋爱的心情和艳遇也就来了。”

    “真的?”薛妈妈狐疑问:“你给他偷偷安排了?”

    薛凌摇头:“不用,压根用不着。在我看来,老大的情况比老三要好许多。他不是不婚主义,他只是暂时找不到合适的心动女人。而他这几年除了家里就是办公室,除了工作还是工作,极可能是受了上一段感情的影响,还主张‘兔子不吃窝边草’。身边除了亲人就是同事,没得选择,所以他才一直没机会恋爱。没恋爱又怎么可能结婚!所以,解决方案很简单——只要有机会就推他出去,去哪儿都成,像他那模样和成熟稳重劲儿,女孩子不会不要的。”

    “那你倒是推呀!”薛爸爸焦急道:“麻利些嘛!”

    薛凌忙不迭点头:“等集团那边放假,我就给他报几个国际长途旅行团,让他玩上个把月再回家!”

    “不不不!”薛妈妈立刻反对:“可别整一个外国妞回来,我可不会叽哩哇啦外国语。”

    薛凌大笑:“也有其他团的,放心吧。等他回来,我就三天两头给他安排一些商务宴会、拍卖会、聚会等等。反正只要人多的地方,就通通塞他过去。大海网鱼,愿者上钩的几率怎么也比小水沟大,对吧?”

    “那是那是!”

    “那——那老三呢?他难不成真想要不婚?”

    薛凌“额”了一声,解释:“暂时不用理他,他还年轻。指不定以后某一天突然就想通了也不一定,对吧?反正我们把最坏的打算都接受了,就没其他接受不来的。”

    如果能接受他不谈恋爱不结婚,孤零零跟艺术过一辈子——其他也就容易接受多了。

    这招声东击西,也是无奈之举呀!

    大饭厅顿时安静下来。

    好半晌后,薛妈妈低低叹气:“搞艺术类的,想法通常比普通人奇特……甚至是怪异。罢了,如果他以后真不想结——反正他也过得下去,对吧?幸好,他还是喜欢小孩子的,让他去抱养一两个来养。以后老了有侄子侄女外甥外甥女一大堆,他再不济也不会孤独过日子。”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