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佳妻来袭 > 章节目录 第1920章 潜移默化
    程焕崇抓起手机,晃着脑袋笑得乐滋滋。

    “先跟我大哥说一声——明天我就回家。”

    林清之眸光微闪,提醒:“阿姨和我们的口头协议,你且不要说出去。”

    “那当然!”程焕崇耸耸肩:“我只是安抚一下大哥,省得他疑神疑鬼的。我们兄弟都一样,都是宁缺毋滥的人。如果不是真心喜欢的人,宁愿连恋爱都不谈。让我大哥去应付硬邦邦的相亲模式,还不如杀了他!”

    林清之低笑:“看不怎么出来。你大哥看着温文尔雅,善解人意,我还以为他可能会倾向更传统一类的做法。”

    “不能看外表啦!”程焕崇解释:“主要是我们的家庭氛围太好!不管是我去世的爷爷奶奶,还是外公外婆,还有我爸妈,一对对都是恩爱有加。我们耳濡目染受了影响,自然也希望寻找能相濡以沫的对象。别看老一辈好像挺传统的,他们一样都是宁缺毋滥的人。我外婆等了我外公好些年,宁愿当老姑娘也不肯嫁人,直到最后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宁缺毋滥的基因早已经在我们的骨血里,想要随便找一个人结婚应卯过去,简直比杀了我们还难!”

    “宁愿不结婚,也不想为了结婚而结婚。”林清之附和点头:“我也这般想。”

    程焕崇抬眸瞥他一眼,问:“你想过……结婚?”

    “随你。”林清之摇头:“只要对象是你,怎么样我都接受。一直这样维持下去,或者换另外一些模式都行,只要你在我身边。”

    程焕崇夹了一块羊排骨,乐滋滋啃起来。

    林清之暗自有些心痒痒,忍不住问:“你想要用什么模式?在你家人允许的情况下,你希望用什么模式?你设想过没有?”

    “就这样啊!”程焕崇理所当然答:“现在怎么样,继续怎么样。唯一的区别便是我的家人知情或不知情。咱们现在这样子,不挺好的吗?”

    林清之垂下眼眸,动作优雅抿一口茶。

    “阿崇,我有一个小提议。”

    程焕崇挑眉:“什么?说呗!”

    林清之嗓音轻轻:“尚在我们感情隐晦不明的时候,阿姨就能看出我们之间的情愫。现在我们感情笃定,想必更容易看出来。”

    “你——”程焕崇迟疑盯着他看,将手中的筷子搁下:“你想怎么样?将你彻底曝光?”

    林清之摇头:“我做事的风格你还不了解?怎么可能采取激进的方式。自然是润物细无声,让他们潜移默化接受你我。这样的话,你不用整天战战兢兢藏藏掖掖压力过大,也给他们时间接受一二。”

    程焕崇转了转明亮的眼睛,道:“行吧!这个春节你跑勤快一些,但还是要收敛一点点,知道不?”

    “嗯。”林清之非常乖巧点头:“在你家,自然都听你的。”

    程焕崇灿烂一笑,霸气道:“在你的地盘,也必须听我的!”

    “只要不过分,都听你的。”林清之宠溺低笑:“只要对你我有利的事情,何必分你我。”

    程焕崇将手机搁下,道:“先透透风,然后我们就先逃了吧。”

    “你的意思是——出国留学?”林清之挑眉问:“审批下来没?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淡定些吧。”

    程焕崇却有些难为情,支吾:“我……我怕我不敢面对他们审视怀疑的眼光,能躲着便躲着。”

    林清之放下茶杯,揶揄:“怎么?我让你那么拿不出手?”

    “是这个原因吗?”程焕崇给他一记白眼:“暂时避避风头,我顺带去国外见识见识,学习待几年,然后再洋里洋气回来。”

    “行吧。”林清之微微一笑:“你安排便是,我自当全力配合。”

    程焕崇想了想,踌躇问:“那你会跟你爸妈怎么说?跟我家里人又怎么说?”

    “算是第一波透风吧。”林清之戏谑答:“就说我要去那边陪读。”

    程焕崇:“……”

    这叫透风吗?这叫透心凉!彻底凉的那种!

    他不敢想象带他回家过年,一家人乐呵呵吃着饭,然后他宣布要出国留学,一大家子欢呼高兴的时候,身边的俊男人突然冒出来一句——他要去留学,那我就去陪读。

    这跟明晃晃直接出柜有什么区别!

    刚才说好的“润物细无声”呢?“潜移默化”呢?

    林清之看着他发怵的模样,低低笑开了。

    “放心,方式会稍稍隐晦一些。我就说我国外一直也有业务,在那边有房产也有熟人。”

    程焕崇狐疑又问:“然后呢?”

    “照应你是应该的,也是力所能及的。”林清之继续:“然后就什么都不用说了,反正叔叔阿姨他们自然而然就会让我帮着照顾异国他乡的你,最终我会全方位将你照顾得无微不至,绝不辜负他们的任何嘱托。”

    程焕崇眯住眼睛想了想,警告:“你说话的方式要更隐晦些,别给我整得太漏风哎!”

    “遵命。”林清之无奈低笑:“怎么?我办事你还不放心?”

    程焕崇夹了一块小糕点,塞进嘴巴咕哝:“放心倒是挺放心的,但是对方是我的家人,咱们必须慎之又慎,小心再小心。”

    “知道了。”林清之温和微笑:“为了能成为你家的一份子,我必将竭尽全力,倾力倾心而为。”

    程焕崇总算放心了,嘀咕:“别给我整其他小心思。回头你跟我妈联系,跟她商量一下,听听她的意见。她如果点头,我过年就先带你回家晃几天。出国留学的事,等最终签证办下来,元宵节左右再跟他们来一波。”

    “好。”林清之点点头:“都听你的。”

    程焕崇拿过一旁的啤酒,倒了半杯。

    林清之瞥了一眼,低声:“大冬天的,冰镇的东西要少喝。”

    “没冰镇的!”他解释。

    林清之蹙眉提醒:“你大前天不还嚷嚷有点儿胃痛吗?”

    程焕崇摇头:“早就好了!可能是趴着睡的时候压到了,不是什么胃病。”

    “几口就算了,不许贪杯。”

    “闭嘴!说好的‘全听我’的呢?”

    “这些小事不在范畴内。”

    “小事?吃饭算小事?那什么才算是大事?你——你这只老狐狸!喂喂喂!别抢我的啤酒!”

    “没了。”

    “……”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