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趣阁 > 都市小说 > 叶白赵林 > 章节目录 第736章 逍遥游(八)
    影二的办法?

    薛猛一愣,那家伙有什么办法?

    赵钱则皱起眉头,满脸的疑虑,

    “这法子真能有用吗?”

    按照二爷的想法:

    逍遥在过普通人的生活,那他们也去过普通人的生活,最后就能遇见了!

    从理论角度来讲,这玩意狗屁不通。

    哪怕最三流的网文作者,也编不出这种狗血桥段。

    偏偏就发生了

    逍遥在当精神病医生,影二当精神病人

    赵钱微微摇头,

    “如果我们不刻意和我家老板接触,遇到祂的概率应该不大。”

    他当然明白蓝老的意思,完全随机,不要有任何刻意。

    因为,逍遥目前到底在经历什么,只有逍遥知道。

    如果他们刻意做点什么,反倒落了俗套。

    可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赵钱也拿不出其他主意。

    “死马当活马医吧!”

    赵钱看向薛猛,叮嘱道,

    “一定要按照普通人的逻辑和能力去做事。”看書溂

    薛猛刚想要点头,身体一个趔趄,从金币上跌了下去,砸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

    当赵钱把他挖出来的时候,薛猛只有一个问题,

    “按照普通人的能力,我是不是应该死了?”

    赵钱:

    他突然发现,这座城市有一个神奇的魅力,把所有人的智商都拉到影二那个水平去!

    赵钱没好气说道,

    “对,正常人这么摔一下,肯定死了。”

    薛猛用手摸了摸下巴沉吟道,

    “那我的后事,只能你帮我处理一下了,老赵,靠你了!”

    说完,薛猛头一歪,没了呼吸。

    哪怕战神来检查,也会认定薛猛是个死人。

    当然,他没有真死。

    赵钱:???

    他已经快到忍耐的极限了。

    自家老板出问题,这帮家伙跟着发什么疯!

    赵钱看着还在坑里的薛猛,脑海里生出一个念头,要不干脆直接把这家伙埋这里得了。

    这是一个符合普通人逻辑的想法。

    “呼——”

    薛猛忽然睁开双眼,吐出一口气,认真说道,

    “老赵,我可要风光大葬啊!”

    说完,他又脑袋一歪,甚至吐出了一截舌头。

    “啊,我死了!”

    赵钱彻底无语了。

    他没有去挖薛猛,也没有把薛猛就埋在这里。

    身无分文的赵钱走上街头,准备开始像普通人一样生活。

    一个小时后,赵钱带着一台挖掘机,回到了现场。

    “就这儿,我侄儿从飞机上掉下来摔死了,帮我把他挖出来吧。”

    “好嘞,赵老板!”

    开挖机的师傅,格外卖力。

    他身边这位百万富翁赵老板,是真的财大气粗,花钱不眨眼!

    当薛猛被完整挖出来以后,赵钱已经成了亿万富翁。

    他一个电话,打给了许清风。

    “老许,过来,帮薛猛料理后事。”

    “赵阁主,不合规矩呀!”

    许清风显然也收到了蓝老的消息,准备按照计划行事。

    既然要过普通人的生活,

    他许清风凭啥听赵钱的?

    赵钱下一句话,堵住了许清风所有的话,

    “我给你500。”

    许清风试探性问道,“永恒金币?”

    心情本来就不太好的赵钱,没好气说道,“龙币!”

    特么的!

    500龙币,你指望请我一个九阶战神给别人料理后事?

    许清风正要发作,赵钱的话却让他没了脾气。

    “没钱,你今晚有住的地方吗?”ia

    许清风:

    “赵老板,先v我50,我打个车过来!”

    半小时后,气喘吁吁的许清风跑到了薛猛的死亡现场。

    赵钱看着浑身大汗的许清风,确定对方没有动用任何能力,真把自己当做普通人了。

    一时间,反倒觉得有些好笑。

    赵钱反问道,“不是给你钱,让你打车了吗?”

    许清风抹了把额头的汗,理直气壮说道,

    “我跑过来,不就省50下来了吗,打什么车呀!”

    休息了片刻,许清风看着尸骨未寒的薛猛,叹了口气,

    “兄弟啊,你好端端的,怎么就死了呢!”

    说完,他看向赵钱,“你打算赔我兄弟多少钱?”

    赵钱只有一个回应:

    “滚!”

    他扔了5万龙币给许清风,让他陪薛猛继续胡闹去了。

    至于赵钱自己他要想点别的办法,找到自家老板。

    坐在薛猛的‘尸体’旁,许清风开始数钱,随口说道,

    “兄弟呀,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尽管吩咐,我能做的都做到”

    薛猛的喉咙里发出微弱的声音,

    “你扎两个修罗的小人烧给我?”

    许清风:

    “诈尸了,尸体说话啦!”

    把钱清点好,许清风背着薛猛,走向最近的殡仪馆,准备料理后事

    夜晚,

    殡仪馆门口亮着微弱火光。

    今天,又有人死了。

    两个身影出现在殡仪馆外,是一个道人,身旁跟了一个癫子。

    “三伯,咱们这来做法事,可不能收那么便宜了啊!”

    影二背着行囊,各种道具齐全,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弄来的。

    逍遥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

    身为道人,帮人算命,做法事,都很合理。

    祂甚至主动开口,简单说了几句,

    “人死之后如果不用特殊手段,灵魂无法保留,所谓的法事也就是无效的,更多的是给生者的心理安慰”

    听完逍遥的话,影二感觉啥也没听懂。

    他就关心一件事,

    “三伯,你打算收多少钱?”

    逍遥想了想,报出一个合理的数字,“10元?”

    影二:

    10块就10块吧!

    逍遥早点挣够医药费,影二爷早日脱离苦海!

    影二爷眼珠子一转,试探性问道,

    “三伯,你就挣10元,我去哭丧讨个吉利,主人家多少给我意思点,可以拿吧?”

    逍遥想了想,纠正道,“哭丧,不吉利。”

    “晓得!晓得!”

    影二爷点了点头,听三伯的意思,这事是可以做的。

    正当影二爷准备去找主人家多讨些钱,

    道人走到了棺材旁。

    那棺材只比纸厚一点,四面电子显示屏,循环播放各种音乐,非常的拉风。

    逍遥看了一眼棺材,摇了摇头,

    “活的。”

    昏暗潮湿的矿道中,陆叶背着矿篓,手中提着矿镐,一步步朝前行去。

    网站内容不对,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正确内容。少年的表情有些忧伤,双目聚焦在面前的空处,似在盯着什么东西。

    外人看来,陆叶前方空无一物,但实际上在少年的视野中,却能看到一个半透明的影子。

    那像是一棵树的影子,灰蒙蒙的,叫人看不真切,枝叶繁茂,树杈从树身三分之一的位置朝左右分开,支撑起一个半圆形的树冠。

    来到这个叫九州的世界已经一年多时间,陆叶至今没搞明白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他只知道当自己的注意力足够集中的时候,这棵影子树就有几率出现在视野中,而且别人完全不会察觉。

    真是悲催的人生。少年一声叹息。

    一年前,他突兀地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醒来,还不等他熟悉下环境,所处的势力便被一伙贼人攻占了,很多人被杀,他与另外一些年轻的男女成了那伙贼人的俘虏,然后被送进了这处矿脉,成为一名低贱的矿奴。

    事后他才从旁人的零散交谈中得知,他所处的势力是隶属浩天盟,一个叫做玄天宗的宗门。

    这个宗门的名字听起来炫酷狂霸,但实际上只是个不入流的小宗门。

    攻占玄天宗的,是万魔岭麾下的邪月谷。

    浩天盟,万魔岭,是这个世界的两大阵营组织,俱都由无数大小势力联合形成,互相倾轧拼斗,意图彻底消灭对方,据说已经持续数百年。

    在陆叶看来,这样的争斗简单来说就是守序阵营与邪恶阵营的对抗,他只是不小心被卷入了这样的对抗大潮中。

    历年来九州大陆战火纷飞,每年都有如玄天宗这样的小势力被连根拔起,但很快又有更多的势力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占据各处地盘,让局势变得更加混乱。

    矿奴就矿奴吧陆叶自我安慰一声,比较起那些被杀的人,他好歹还活着。

    能活下来并非他有什么特别的本领,而是邪月谷需要一些杂役做事,如陆叶这样没有修为在身,年纪尚轻的人,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事实上,这一处矿脉中的矿奴,不单单只有玄天宗的人,还有其他一些小家族,小宗门的弟子。

    邪月谷实力不弱,这些年来攻占了不少地盘,这些地盘上原本的势力自然都被覆灭,其中一些可用的人手被邪月谷送往各处奴役。

    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有一个特点,还没有开窍,没有修为在身,所以很好控制。

    九州大陆有一句话,妖不开窍难化形,人不开窍难修行。

    想要修行,需得开灵窍,只有开了灵窍,才有修行的资格。

    开灵窍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普通人中经过系统的锻炼后能开启灵窍的,不过百一左右,若是出身修行家族或者宗门的,有长辈指点,这个比例可能会高一些。

    陆叶没能开启自身的灵窍,所以只能在这昏暗的矿道中挖矿为生。

    不过矿奴并非没有出路,若是能开窍成功,找到管事之人往上报备的话,便有机会参加一项考核,考核成功了,就可以成为邪月谷弟子。

    然而矿奴中能开窍者寥寥无几,在这昏暗的环境中整日劳作,连饭都吃不饱,如何还能开窍。

    所以基本九成九的矿奴都已经认命,每日辛苦劳作,只为一顿饱饭。

    陆叶对玄天宗没有什么归属感,毕竟刚来到这个世界,玄天宗就被灭了,宗内那些人谁是谁他都不认识。

    他也不想成为什么邪月谷的弟子,这不是个正经的势力,单听名字就给人一种邪恶感,早晚要凉。

    但总不能一辈子窝在这里当矿奴,那成何体统,好歹他也是新时代的精英人士,做人要是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所以这一年来他一直在努力开窍,原本他以为唯有自己能看到的影子树能给他提供一些奇妙的帮助,可直到现在,这影子树也依然只是一道影子,莫说什么帮助,有时候还会影响他的视力。

    陆叶严重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

    下载爱阅小说看最新内容

    转过一道弯,远方出现一点微弱的光芒,那是矿道的出口之一。

    下载爱阅小说看最新内容

    今日收获不错,将矿篓里的矿石上缴,应该能得三点贡献,算上前几日积累的,约莫有十二点了,两点拿来换两个馒头,剩下的十点刚好够换一枚气血丹。

    下载爱阅小说看最新内容

    气血丹是一种很低级的丹药,并非辅助开窍之物,但是想要开窍,就必须得气血充盈才行,气血丹虽然低级,却正适合陆叶这样没开窍的人使用。

    邪月谷之所以愿意拿出气血丹,也并非善心发作,而是他们深谙人心之道,这最廉价低级的丹药可以让心怀希望之人愈发努力挖矿。

    比如陆叶每日就很勤劳。

    距离矿道出口还有三十丈,陆叶的目光不经意地瞥过左前方的一个角落,那里有一块巨石横亘。

    他脚步不停,继续朝前走着,直到十丈左右,才将背负在身后的矿篓放下,紧了紧手中的矿镐,又从矿篓里取出一块大小适中的石头,稍稍掂量了一下。

    下载爱阅小说看最新内容

    下一刻,他朝着那块巨石奔跑起来,临近巨石前,侧身滑步,一脚踏在矿道的岩壁上,整个人借助反弹的力道对着巨石后方俯冲而下,犹如一只矫健的猎豹。

    两道身影正半蹲在巨石后方,借助巨石遮掩身形,浑没想到来人竟会发现他们的踪迹。

    听到动静,再看见陆叶想要起身已经来不及了。

    在两人惊恐的注视下,陆叶抬手扔出了手中的矿石,正中其中一人的鼻梁,那人当即啊呀一声惨呼,仰面倒在地上,面上鲜血直流。

    陆叶另一手的矿镐再度出手,却没打中第二人,那人反应不错,偏头躲过了。

    然而陆叶已经冲到他面前,一脚踹下,正中对方小腹,那人顿时满面痛楚,跌飞出去,跪倒在地,一口酸水吐了出来。

    陆叶迈步上前,一手揪住了对方的头发,看清了对方的面容,冷笑一声:我道是谁,原来是你们兄弟两个!

    这两人他认识,是一个刘氏家族的弟子,刘氏所在的地盘被邪月谷攻占之后,刘家一些年轻的弟子便被送到这里来充当矿奴了。

    严格说起来,陆叶与刘氏这两兄弟也算是同命相连。

    网站内容更新慢,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我有没有说过,别让我再看到你们,否则宰了你们!陆叶说话间,随手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狠狠砸了下去。

    这一下砸的不轻,刘氏老二只哼了一声,便直接被砸晕过去。

    陆叶又朝之前被他打伤的刘老大走去。

    下载爱阅小说看最新内容

    刘老大额头都被打烂了,鲜血模糊了双眼,隐约见到陆叶朝他行来,吓得连滚带爬:饶命啊,我兄弟二人不知道是你过来了,还以为是旁人饶命啊!

    刘氏兄弟二人鬼鬼祟祟埋伏在矿道出口前,自然是没安什么好心。

    这两人在被抓来之前,俱都是娇生惯养之辈,哪怕成了矿奴,也不愿吃苦,可是矿奴身份低贱,邪月谷的人根本不把矿奴当人看,没有矿石兑换贡献的话,根本换取不到吃食。

    所以这两兄弟便经常蹲在矿道的某个出口前,打劫那些落单的矿奴,不少人因此倒霉,不但每日辛苦开采的矿石被劫走,还被打个半死。

    看最新正确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

    上次他们就是想打劫陆叶,结果不是对手,被教训了一顿。

    不曾想,这才没几天,又碰到这两兄弟了。

    一样米养百样人,矿奴中有如刘氏兄弟这般好吃懒做之辈,也有如陆叶这样心怀梦想之人。

    这一年来,陆叶通过矿石兑换到的贡献,除了保证每日的温饱之外,皆都换取了气血丹服用。

    林林总总他服用了不下三十枚气血丹。

    这就造就了陆叶强于绝大多数矿奴的体魄,虽然他的体型不算壮硕,可身躯内蕴藏的力量,已经胜过普通人。

    对付两个好吃懒做的矿奴,自然不在话下。

    刘老大还在告饶,陆叶只当没听见,一把抓住他的头发,扬起另一手的石头,狠狠砸了下去。

    一年多的矿奴生涯,陆叶见过太多惨剧,早就明白一个道理,在这人吃人的世界,任何怜悯和同情都是没有用处的。

    矿奴们也不是一片和睦,来自不同势力的矿奴注定没办法团结起来,为了一块上好的矿石,矿奴们经常会打的头破血流。

    矿道中每天都会死人,每走一段距离,就能看到一具散落在地上的枯骨。

    因为被人打劫而饿死的矿奴不在少数。

    刘老大应声而倒。

    陆叶捡回自己的矿镐,重新背上矿篓,迈步朝出口行去,他没有杀刘氏兄弟,倒不是心慈手软,而是受伤的矿奴在这里一般都活不了多久。

    下载爱阅小说看最新内容

    才走没几步,出口处忽然慌慌张张冲进来一个人。

    下载爱阅小说看最新完整内容

    滚开!那人低喝着,一巴掌朝陆叶扫了过来。

    这一瞬间,陆叶遍体生寒,只因他看到对方掌心中有淡蓝色的光芒流过。

    那是灵力的光芒,换句话说,对他出手的是一个修士!

    开启灵窍才有修行的资格,才有资格被称为修士。

    下载爱阅小说看最新内容

    修士的灵力是一种极为神奇的力量,陆叶曾见过邪月谷的一位修士出手,虽没有太强的威势,但那人只是轻轻一掌,便拍碎了一块矿石,正是见过那神奇的一幕,陆叶才下定决心,一定要开启自身灵窍,成为一名修士。

    他也曾暗暗评估过,哪怕邪月谷修为最低的修士,也能轻松吊打十个自己。

    所以在察觉到朝自己出手的是一位修士的时候,陆叶便知自己要大难临头了。

    生死危机关头,他硬生生止住步伐,猛地往后跃去。

    胸膛一麻,骨折的声音响起,陆叶应声倒飞,跌倒在地。

    剧烈的疼痛让他头脑清醒不少,在意识到自己还活着之后,他立刻起身。

    咦!出手的那个修士有些惊讶,刚才那一掌他虽然没有用全力,只是随手拍出,但也不应该是矿奴能够承受的。

    借着微光看清矿奴的容貌,脱口道:陆叶?

    陆叶此刻已经摆出转身逃跑的姿势,听得声音之后也愕然至极:杨管事?

    这个姓杨的修士是矿上的一个小管事,陆叶时常会与他打交道,因为气血丹就是从他手上兑换来的,所以彼此间也算熟稔。

    杨管事很看好陆叶,毕竟如他这般能吃苦耐劳的矿奴很少见。

    下载爱阅小说看最新完整内容

    不过看好归看好,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优待,一日没有开窍,陆叶这样的凡人与修士之间都有难以逾越的鸿沟。

    在认出陆叶之后,杨管事对于自己一掌没能拍死对方的事就释然了,陆叶这一年来从他手上兑换了不少气血丹,身体素质本就比一般的矿奴强,再加上他只是随手一击,没有要刻意杀人,对方能活下来并不奇怪。

    杨管事对面处,陆叶心中直打鼓。

    邪月谷的修士一般不会理会矿奴的死活,他们也知道矿奴在矿脉之中会经常发生打架斗殴的事,除非被他们碰见,否则基本不做理会。

    陆叶这边才把刘氏兄弟打的头破血流,昏倒在地,转头杨管事就拍了他一掌,在陆叶看来,这分明是杨管事在教训自己。

    看最新正确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不过很快他又觉得不对,因为杨管事冲进来的时候神色慌慌张张,不像是在为刘氏兄弟出头的样子。

    下载爱阅小说看最新内容

    网站内容更新慢,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下载爱阅app,阅读体验更加。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杨管事已经露出惊喜的神色,似乎在这里碰到陆叶是什么好事,欺身上前,一把抓住陆叶的肩膀:跟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