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1990 > 第三卷:承山风雨飘摇动 第1713章:麻烦来了

第三卷:承山风雨飘摇动 第1713章:麻烦来了

 热门推荐:
    “文泽,你的意思我都听明白了。”白剑南忽然抬起头看着陈文泽严肃的说道:“单说这件事情,我觉得我还应该感谢你。”

    “如果不是你和我说了这么多,我可能还不会受到这个启发。”

    陈文泽急忙摆手,“白市长,您可千万别这么想,刚刚我有些口无遮拦,如果说错了什么,您不要放在心上。我也是快人快语,要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您可得多担待,不要和我一般见识…”

    白剑南哈哈大笑一声,陈文泽这个年轻人,果然是非常的有意思啊!刚刚说的时候眉飞色舞的,说完以后马上就能收敛自己的情绪。

    这要是换个一般的年轻人,怕是早就要沾沾自喜了。

    但是人家陈文泽呢,偏偏就没有一丝一毫的得意或者是骄傲!

    识大体,懂进退,明事理,通情理,这些优点全部集中在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身上,如何不让白剑南连连感慨?

    就算是市长又能如何,该感慨的时候还是照样得感慨的嘛。

    谁让陈文泽足够的优秀呢,优秀到就算是白剑南这位市长大人,也是心服口服的很。也不知道陈建国走了什么运,生了这么个儿子…

    就在此时,陈文泽的手机忽然发出一阵急促的轻响,陈文泽对白剑南做了一个抱歉的收拾,待白剑南笑着点过头后,陈文泽才平静的接通了自己的手机,轻轻的喂了一声儿。

    在白剑南的注视之下,陈文泽的脸色虽然没变,可一双眸子中陡然间闪过一道冰冷至极的光芒。白剑南心中一动,和陈文泽接触了这么长的时间,他可从未见过陈文泽有过如此的眼神儿。

    “行,我知道了,待会儿给你打过去。”大约过了三十秒左右的时间,似乎是电话另一端汇报完了,陈文泽平静的说了一声儿后,便是直接挂断了手里的电话。

    “文泽,是出了什么事情么?”待陈文泽挂断电话后,白剑南也没有任何的遮掩,直接就是问出了声儿。

    还是那个道理,不管能不能帮上忙,起码自己现在就在这里坐着的,该有的态度是必须的有的。尤其是现在,承山市当局已经和陈文泽绑到一起,从某些程度上来讲,陈文泽的麻烦也是承山市的麻烦!

    就算不是承山市当局的麻烦,可以白剑南和陈文泽目前的关系来看,白剑南也不可能把陈文泽直接撇开。所以,白剑南根本就没得选,只要他还想继续和陈文泽合作,这一点就是他必须要接受的…

    陈文泽看了白剑南一眼,然后微微点头,“是出了些麻烦,刚刚接到罗海的电话,江海市那边儿的工程进展不怎么顺利。”

    “是因为资金的问题吗?”白剑南马上就是表示了自己的关心。

    不过再一想,刚刚陈文泽不是说,银行的贷款已经到位了么?

    既然银行的贷款已经到位,那资金方面就不可能再出什么问题。否则的话,刚刚陈文泽也不会表现的那么欣喜。

    果然,白剑南话音刚落,陈文泽轻轻摇了摇头表示和资金的事情无关。这下白剑南就更好奇了,看到白剑南的这个表情,陈文泽苦笑一声,只能据实把罗海所提的情况如实对白剑南讲了一遍…

    “还反了他了,这还是不是人民的天下?”听到有地痞流氓过去闹事儿,白剑南顿时火冒三丈。可同样的,他原本悬着的一颗心也是放了下来,在白市长眼里,这些所谓的地痞流氓简直就是不入流啊!

    “文泽,这件事情我会亲自联系江海市市委市政府,让他们督促警方尽快给你一个答复。”白剑南马上表态,或许这件事情在别人眼里颇为棘手,但是在白市长眼里,真的不算什么。

    就是一个电话的事情,白剑南还真不觉得,江海市市委会因为这些臭鱼烂虾,驳了自己的面子!

    “白市长,事情可能没有这么简单。”

    陈文泽轻轻叹了口气,看着白剑南继续说道:“罗海已经报警了,江海市的警方也非常配合,但是这些闹事儿的人非常狡猾。”

    “据罗海刚刚所称,江海市警方找了整整一天,也没有找到这些人,如果警方分析的没错,这些人都是外地人,在江海并没有任何的根基,否则的话怎么可能不留下线索?”

    “也就是因此,罗海才感觉事情似乎有些不寻常,所以给我打电话汇报了一下。如果只是平常的小问题,以罗海的能力,这么点儿事情他是不会惊动我的…”

    这话陈文泽倒是没说错,罗海怎么着也是在明珠市见过大世面的人物,不说别的,这种事情在人家眼里真的不算什么事情。

    可现在既然给陈文泽打来了电话,那就证明这件事情确实不寻常!

    听完陈文泽的这番解释后,白剑南的眉头也是紧紧皱了起来。大家都是聪明人,怎么可能不清楚这样的事情背地里有多复杂?

    如果能排除这件事情的偶然性,那背后的真相就更让人毛骨悚然。

    到底是什么人,和陈文泽有如此大的仇怨,不惜从外地找人到江海市砸陈文泽的场子,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先不说一旦暴露风险有多大,能想出这样办法的人,也是一个狠人,完全就是视规则为无物,丝毫不顾及其他人的感受,陈文泽对上这样的人,可绝对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那这件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另外,他们对江海市那边儿的工程破坏有多大?”白剑南不愧是当惯了领导的人,这一开口就是句句卡着问题的关键点而去。

    “破坏倒是没多大,罗海没有细说,我也没有细问。不过想想他们来的匆匆去的也急,应该没有造成多大的破坏,否则的话以罗海的反应能力,早就把他们留在现场了…”

    白剑南赞同的点点头,陈文泽说的没错,如果这些人真的造成了很大的破坏,罗海是不会轻易放他们离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