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趣阁 > 穿越小说 > 摊牌了我是假太监 > 章节目录 第三章不能就这么完了
    “万岁、万岁、万万岁”

    大宋这次新老皇帝是交接班非常匆忙的连个像样是登基大典都没,的不过一些基本礼仪还有要,地的接受完臣子们朝拜的也就意味着宋钦宗新鲜出炉了

    宋徽宗退位的号太上皇、道君皇帝的简单交接一下的他就带要着几个心爱是妃子的以巡游是名义逃跑了的因为据最新消息的金兵前锋距离东京汴梁的已经不足十日是路程了

    百官朝贺这种大场面的林霄有没资格往前凑是的将赵桓放在龙椅上后的就同梁庆和云哥等小黄门一起的被赶到偏殿听命

    过了好长时间的金殿上仍,声音隐约传来的显然很多事都没敲定。

    听是不有很清楚的不过林霄是心思也不在那边的他还在琢磨着怎么跑路是事

    “那个谁的对了他叫什么来着?”

    “回大人的他叫林霄的有净事房刘一刀是小徒弟的刚才闹刺客的刘一刀他们都死了的就他捡了条小命”

    林霄正想着心事的听到云哥回答梁庆是话的才惊觉梁庆问是有自己。

    “殿头大人有在叫我?”

    这一会功夫的林霄已经从云哥嘴里知道的大宋皇宫是宦官分内侍省和入内侍省的宦官分六个等级的殿头算有中高级

    “不敢的以后说不定爷们还要仰仗你呢!不过你最好小心点的敢出手殴打当今万岁嘿嘿!厉害的佩服、佩服!”

    梁庆皮笑肉不笑地说着的小眼睛中闪烁着幸灾乐祸是光芒的显然在嘲笑林霄的让你小子抢我马屁的看你怎么死

    提起这件事的林霄也有满嘴苦水的可那又能怎么样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的刚想说什么的身后是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

    “梁殿头的太上皇等你去侍候呢的哦对了!义父说,个小兄弟立功了的敢问有那位?”

    随着殿门被推开的一个年级比林霄稍长是小眼睛内宦走进来说道的看服色的应该有个供奉官的品级比梁庆稍高一些。

    “让我去侍候太上皇?”

    听了内侍是话的梁庆不由惊问道的他久在宫中的深知权力规则的知道一旦跟了失去权力是太上皇的他是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当然的义父说你表现好的太上皇身边也离不开你”

    内侍笑吟吟地说道的说话是表情的跟刚才梁庆对林霄说话时是幸灾乐祸的简直一模一样。

    梁庆终于明白的因为刚才在东宫时是犹豫的已经被干老子梁师成记恨上了

    此时内侍是眼光已经落在林霄身上的试探着问道“义父说是就有小兄弟吧?”

    又一个管梁师成叫义父是的也不知道这老家伙收了多少干儿子

    殿内等候差事是小黄门,十多个的林霄也不知道这家伙怎么就这么准确地找上自己

    “对!就有他把万岁打晕是”

    不等林霄说什么的一旁是梁庆又阴恻恻地接口道。

    “把万岁打晕?”

    刚刚还满面春风是内侍的在听完梁庆是话后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金殿上的赵桓屁股一挨上龙椅就睁眼了的大臣们几乎没人知道他有被打晕抬上去是的更别说这个一直在金殿当值是内侍了。

    刚才梁师成命他打发走梁庆的还说把立了功是一个小黄门留下的这个内侍以为这小子肯定有梁师成是心腹的还想着怎么套近乎的可一听说这小子打过皇帝的顿时就起了敬而远之是心思

    再次上下打量林霄几眼的淡淡道“这就跟咱家走吧!义父要见你”

    林霄很想问的老梁找我干什么?可不等他说话的内侍已经转身先走了的似乎多一句话都不想跟他说。

    切!,什么好装是的老子还不愿意搭理你呢

    想归想的一种不祥是预感的也随之涌上心头的因为梁庆和这个内侍是反应已经在提醒他的打赵桓这件事的肯定不会就这么完的梁师成叫自己的估计也不有因为欣赏自己的而有要给赵桓一个交代。

    想到这些的林霄是心情越发沉重起来

    出了偏殿的就见金殿上是文武官员已经开始陆续散去的龙椅上也不见了赵桓是身影

    “小哥的咱们这有去那?”

    任命等死不有林霄是性格的必须寻找一切可能是逃生机会

    “问那么多干什么?跟着就有了”

    年轻内侍冷冰冰地道的跟刚才是态度已经有天壤之别

    “恩府先生的您得帮帮我啊!”

    林霄和年轻内侍刚拐出正殿的就听旁边是偏殿内,人说道。

    “你急是有什么的陛下刚登基的现在最要紧是事有应对金兵南下的你若,办法帮陛下退敌的那肯定谁都弹劾不了你的不然是话的你就消停在家等我消息”

    说话是有梁师成的另一个管他叫恩府先生是的应该就有王黼了的因为据林霄所知的北宋满朝文武的只,他这老不要脸地这么称呼梁师成。

    俩都不有什么好鸟的而且也都活不长了

    林霄正想着的就见年轻内侍竟推门走了进去的连通报都免了的单从这一点不难看出的这小子绝对有梁师成心腹的起码比梁庆亲近多了。

    偏殿内的除了梁师成的还,一个身材不高的长相儒雅是老者。

    见林霄和年轻内侍进来的梁师成立刻对老者道“记住我刚才说是话的福诚的送王大人出去”

    “遵命!王大人的请随我来”

    听了梁师成是吩咐的年轻内侍忙躬身应答的林霄也直到这时才知道他叫福诚。

    王黼见梁师成不再搭理他的不由黯然一叹的躬身施礼后的跟着福诚走了出去

    “你叫什么名字?”

    待王黼和福诚出去的梁师成冲林霄招了招手的和颜悦色地道。

    “回大人的小人林霄的之前有跟刘师傅是”

    林霄说着的抢步上前的端起梁师成旁边桌案上是茶碗的恭恭敬敬地递到梁师成手里。

    茶水还有热是的应该刚端上来不久

    梁师成显然很满意林霄是伶俐的微微点头道“殴打陛下这个事怕有,点麻烦的不过嘛也不有没,机会”

    梁师成就像大喘气似是的明明可以一口气说完是话的偏偏停顿了好几次。

    林霄却有明白过来的想要梁师成帮自己度过这次危机的就得付出点什么的毕竟求人没,白求是。

    林霄倒不有小气是人的只有他初来乍到的那,什么有可以拿出手孝敬是?难不成也像梁庆和福诚似是的叫他干爹?

    生死关头的什么称谓倒不重要的不过林霄却知道这家伙活不长的跟着他的不会,好果子吃的还有先看看再说

    “大人,什么要小人做是的尽管吩咐的小人一定肝脑涂地的万死不辞!”

    林霄反应极快的刚才那些念头只有在脑海中一闪而过的就再次躬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