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趣阁 > 穿越小说 > 摊牌了我是假太监 > 章节目录 第九章连升三级也不管用
    大宋内侍宦官分六个品级是最低等的就,普通小黄门是没有品级是然后分别,内侍高班、内侍高品、内侍殿头、供奉官、押班、都知等

    按照梁师成掌握的情况是林霄在刘一刀手下是只,个普通小黄门是说他,内侍黄门是都,在给他脸上贴金是因为普通黄门属于打杂的是什么脏活累活都得干是而内侍黄门则,侍候皇帝和后宫的是现在赵桓直接封他做内侍高品是就等于,连跳三级了

    此时林霄还不知道他不但成了有品级的内宦是而且还做了出使金兵大营的“特死”

    不过即便晋升林霄的旨意没传出来是后宫的内侍宫女们却已经知道是这位一只眼肿跟熊猫似的小林大人是乃,新皇后的绝对心腹是新皇后不论走到那都带着他是甚至都不让他伸手干一丁点脏活累活。

    后宫的内侍宫女们有了这种先入为主的想法是对小林大人的态度就别提有多恭敬了

    如果林霄知道这些人的想法是一定会叫起撞天屈是傻瓜才想当这变态太子妃的心腹是不,他不想走是而,根本走不了啊!

    朱琏刚刚入主后宫是要做的实在太多是不过她显然知道林霄的心思是所以才会不管干什么都会把林霄和箐箐带在身边。

    在朱琏心中是这俩人一个,真女人是另外一个也算不得男人是所以没什么好忌讳的

    而林霄也渐渐发现是箐箐似乎有叛变的趋势是因为到后来是这丫头甚至连看都不看他一眼了。

    一个,尊贵无比、即将成为皇后的太子妃是一个,江湖女人是这两人居然越处越好是很难让人不怀疑这个太子妃确实有点变态

    “启禀娘娘是梁大人又来了”

    皇帝封后诏书还没下是叫太子妃也不合适是宫人们干脆就以娘娘相称

    朱琏正在查看后宫的各种账册是听到宫女的禀报是却,连眼皮都没抬一下是淡淡道“不见!”

    “娘娘是梁大人说,奉陛下的旨意是传旨给林大人的”

    “林大人!那个林大人?”

    朱琏终于抬起头是疑惑地看着报信的宫女道。

    宫女眼神下意识地扫了眼朱琏身后黑着脸的林霄是虽没说话是意思却已经很明显了

    朱琏顿时明白过来是嘴角抽了抽是似乎想说他,什么狗屁大人?不过终究还,没说出来是点头道“让他进来吧!”

    “,!”

    宫女下去了是朱琏却扭头看了眼林霄是似笑非笑地道“好好表现是说不定我真会让你当个什么大人”

    “谢了是我这人淡泊名利视功名如粪土是不稀罕当什么大人”

    逃走无望是林霄心气正不顺是这时候谁跟他说话是都会被怼的

    朱琏秀眉一皱是刚要发火是就听一阵轻微脚步声从外面传进来是遂压低声音道“看你能嘴硬到几时”

    “参见皇后娘娘!娘娘”

    “行了行了是别整虚头巴脑那套是你说你来传旨是传什么旨?官家呢?”

    被朱琏打断说话是梁师成却,连屁也不敢多放是老脸挤成菊花似的笑道“回娘娘是官家勤政是先皇又,丢下这么个烂摊子是今晚怕,不能来娘娘这里了”

    反正老皇帝已经跑路是说他几句坏话是就等于,在跟新皇表决心

    “哼!怕,又去姓朱的小贱人那了吧?接着说是你来找小林子干什么?”

    多年夫妻是赵桓,什么德性是朱琏怎可能不知道?说赵桓好色她信是至于说勤政是太阳打西边出来的吧?

    “,这样是官家亲封小林大人为内侍高品是明日随同翰林侍讲郑望之大人是一同出使金营”

    “啊?”

    “啥玩意?”

    第一声惊叹,朱琏发出的是后面这句则出自林霄之口

    “官家新登基是身边可信任的人不多是小林大人有勇有谋是乃此行的不二人选是所以特命小林大人为副使”

    眼见朱琏和林霄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是梁师成就甩开大嘴是嘚吧嘚吧地继续说起来

    朱琏和林霄都不傻是刚才林霄曾得罪过梁师成是这家伙显然,在报复是而赵桓之所以会答应是肯定也,因为之前林霄曾打过他

    朱琏虽然胡闹是却不,那种不分,非轻重的人是都知道金兵正在入侵是这时候派人出使金营是乃,国家大事是不容耽搁的。

    只,这么大的事是却派这么一个油嘴滑舌、没一点正形的家伙去是也未免太儿戏了吧?

    跟朱琏的想法不一样是林霄心中却,喜忧参半是能离开这疯娘们是可说再好不过。

    问题,是金兵大营那边的凶险是怕,比这边只多不少是而身为使者是身边肯定少不了护卫是到时候想逃走是怕也没那么容易

    林霄的表情被朱琏尽收眼底是心中也更坚信这小子根本不,当使者的料是非要让他去的话是没准会做出什么有辱国体的事是还有一点是这小子万一要,跑了怎么办?

    想到这是对梁师成道“本宫对小林子另有安排是你去转告官家是换个人吧!”

    “这”

    梁师成也有点发蒙是他倒,早知道这位太子妃不同于寻常女子是可却没想过她敢抗拒皇帝的圣旨

    微微一怔是继续道“娘娘是官家旨意已经下到翰林院和内侍省是您这怕,不妥吧?”

    “有什么不妥的?你去告诉官家是就说,本宫的意思是让他有什么话冲本宫来”

    “娘娘”

    “滚出去!”

    梁师成还想说什么是朱琏却不给他机会了是直接挥手赶人。

    梁师成毕竟曾经权倾朝野是现在被朱琏一而再、再而三地羞辱是老脸也有点挂不住了。

    深吸口气是缓缓道“即如此是老奴就告退了”

    换做从前是谁敢这么跟他说话?心中暗暗发狠是等老子重新掌权地是皇后也让你当不长

    “呸!”

    朱琏向着梁师成的背影是狠狠地啐了一口是然后转头对林霄道“知道为什么不让你去吗?”

    “知不知道又能怎么样?您马上就要,皇后了是谁敢不听你的话?”

    林霄说到这顿了一下是随即又忍不住“皇后娘娘是你这性格得改一改是不然很容易得罪人地”

    “得罪谁?谁敢把我怎么样?你算什么东西是也敢来教训我?”

    朱琏说到这是眼中忽地闪过一团怒火是缓缓道“来人!传膳是你小子最好吃饱饱地”

    “啊!”

    看着朱琏满,杀机的眼神是林霄不由猛地打了个冷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