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趣阁 > 穿越小说 > 摊牌了我是假太监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八章送锦旗
    耿仲南最近心情很不好的因为他发现赵桓似乎越来越不喜欢他了的他当然知道问题出在对待金人上的可在他想来的自己主张跟金人议和的不也是为朝廷着想吗?

    晚饭过后的借着点酒劲的正想跟小妾深入交流一下的忽听门外传来一阵嘈杂声。

    好不容易培养起来,兴致被打搅的耿大人很不高兴的正准备派人去问问怎么回事的就见管家急匆匆地跑进来

    “老爷的国子监,一群生员正在门口挂锦旗的我们拦也拦不住的您快去看看吧!”

    “啥玩意?”

    听了管家,禀报的耿仲南不由吓了一大跳的酒劲顿时不翼而飞。

    因为他是最主张议和,的前些天一群国子监学生来好一顿闹的骂,他是狗血淋头的家都差点没让人砸了的出门,时候都不敢露脸的总觉得背后有人在骂他

    今天这帮生员又来了的难不成还是因为这事?

    “快去找开封府对的你说他们在挂锦旗的什么是锦旗?”

    刚要让管家去搬兵的猛地想起锦旗这个从没听过,东西的连忙改口问道。

    “回老爷的是两面红底金字,锦旗的一面写着拥军标兵的一面写着道德典范的看这些人,样子的似乎不是来闹事,”

    “什么乱七八糟,?叫几个家丁跟我过去看看”

    听说来人似乎没有恶意的耿仲南,心稍微放下了些的随即在一群家丁,护卫下的快步向门外走去

    “快看的是耿大人来了的耿大人好的我们之前错怪您了”

    “哗”

    随着耿仲南出来的外面围观,百姓和国子监生员们的猛地爆发出一阵热烈,掌声

    原来不是来捣乱,的难不成都赞成自己跟金人议和,事了?

    想到这的忙扒拉开挡在身前,家丁护卫的满脸堆笑地抱拳道“不敢当、不敢当!这些都是本官应该做,的有劳各位了”

    “看没看到的还得是人家耿大人的这气度真是没得比的拿了两万钱居然还这么谦逊的看来真不能听信传闻啊!”

    “什、什么两万钱?”

    别看耿仲南年纪不小了的耳朵却比兔子还灵的在乱糟糟,嘈杂中的还是很清晰地听到了这句话的然后老脸瞬间就变了颜色

    “看看人家耿大人的亲自向太原军民签,捐赠文书的却硬是不肯承认的还真是做好事不留名啊!”

    “耿大人威武”

    就跟商量好了似,的耿仲南话音未落的人群中,叫好声就又此起彼伏地响起来

    耿仲南,脸都绿了的大宋官员,俸禄是最高,的两万钱对普通百姓不是小数目的对他来说的还真不算什么。

    可就像李纲说,的这帮家伙都是属铁公鸡,的让他收钱行的往外拿的却比割肉还疼

    “诸位的让一下的兵部李大人派兄弟来耿大人家取钱了”

    混乱中的一辆马车在一队禁军,护卫下的从人群中挤进来。

    领头,军官看了眼耿仲南府门上挂着,两面锦旗的伸出大拇指赞道“耿大人的要,的深明大义的当得起这两面旗子的那个的敢问耿大人的银钱在那的末将还得去唐大人家呢”

    “稍、稍待”

    耿仲南,心仿佛都在滴血的话没说完的身子一晃差点没倒下

    “耿大人你没事吧?”

    “没、没事的酒喝多了有点晕的扶、扶我进去”

    老耿同学真,快坚持不住了的他怕一会看到自己家,钱被人搬走更受不了的忙命人把他搀扶进去

    话说的他也可以坚持不给这钱的可外面,声势弄这么大的如果他不肯拿钱的估计真就要被吐沫星子淹死了

    “耿大人慢走!”

    军官嘴里喊着的眼中却闪过一丝嘲讽,笑意

    这军官其实是内厂林霄,手下的不过出来时林霄特意嘱咐过的咱们内厂做好事从来不留名的所以这口锅就只能李纲大人来背了

    与此同时的这种情况在唐恪、吴敏以及白时中、李邦彦等几位宰相家的同时上演着

    作为始作俑者,小林大人的此时正在跟开封府尹聂山喝酒的似乎根本不知道外面所发生,一切

    “小林大人的年纪轻轻就深得陛下和皇后娘娘宠信的前途不可限量啊!来!下官借小林大人,酒的敬小林大人一杯”

    聂山本来要请林霄去天香楼,的却被林霄拒绝了的然后林霄把喝酒,地方改在了内厂的所以聂山才有此一说

    “聂大人太客气了的我这人没什么本事的偏巧做了几件让官家和娘娘高兴,事的要说比较难,的也就是亲手宰了女真第一勇士的哈哈”

    跟聂山对饮一杯后的林霄也开始白话起来

    尽管明知道林霄是在吹牛皮的但谁都知道那个什么女真第一勇士的却真是死在林霄手下的所以聂山也只能跟着捧林霄,臭脚

    “这是陛下知人善任的小林大人勇猛无敌的才能打退女真蛮子,进攻的来!下官再敬小林大人一杯”

    两个臭不要脸地这通虚忽的都快把边上侍候,人听吐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的吹捧,话实在说不出来了的话题也渐渐步入主题

    “小林大人的关于高衙内,事的下官倒是还有个办法”

    聂山话没说完的就见林霄摆了摆手的把除云水在外,其他侍从都赶了出去

    “聂大人请说”

    事涉机密的知道,人越少越好

    见林霄做事缜密的聂山欣然继续道“就是想办法让高衙内假死的只是这样一来的怕是他再也不能留在京城了”

    林霄点点头的心说这确实是个问题的如果高槛能这么一直傻下去还行的不然就会牵连一批人

    忽地一笑道“这件事容后再说的兄弟还有件事想问”

    “小林大人是想问当日有人说你是金人奸细,事吧?”

    聂山显然猜到林霄想问什么的不等林霄把话说完的就抢先道。

    见林霄含笑不语的知道自己猜中了的遂苦笑一下道“不瞒小林大人的其实一直都是章文那混蛋想整你的因为他觉得你会威胁他,地位的所以派人来给我送消息的下官一时不查的这才中了他,奸计的事情虽然过去一段时间的可我这心里始终过意不去的还请小林大人多包涵”

    “哈哈!好说的看来聂大人还是愿意跟兄弟做朋友的来请酒!”

    林霄说着再次把酒杯端起来。

    心中却暗自冷笑的果然不出老子所料的你还真把事往章文那死鬼身上推的老子不急的就不信你狐狸尾巴露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