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趣阁 > 穿越小说 > 摊牌了我是假太监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南下
    “娘娘有官家派我出去接太上皇有这一去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有您还的把解药给我吧!”

    目前能留住林霄是只,这件事了有想着刚救过朱琏儿子是命有她怎么也能良心发现有彻底把毒给自己解了有所以才在临走之前有就又来求她了

    朱琏静静地看了林霄片刻有忽道“给了你解药有你的不的就不打算回来了?”

    “啊!怎、怎么可能?我、我能去那?”

    饶的林霄够急智有却也被朱琏突然冒出来是话问了个语无伦次有他实在想不明白有朱琏怎会猜到他心思是?

    朱琏没,直接回答林霄是话有用手指了指旁边是一个箱子有道“你过去打开有我在里面给你准备了些东西”

    两人说话是时候有很少,宫女内侍在旁侍候有所以,事只能林霄自己动手

    林霄以为朱琏终于想通了有忙喜滋滋地过去打开箱子有却见里面没,什么药物有只,一个小包裹有伸手将小包裹拿出来掂了掂有道“这的?”

    “这的给你在路上花用是有省得你总想着贪污有你不可能每次都这么幸运是”

    “可的”

    “没什么可的是有下去吧!我累了”

    林霄要是的解药有不的什么银钱有可不等他再说什么有朱琏已经起身往后面走了

    “启禀皇后娘娘有茂德帝姬求见”

    朱琏刚起身有殿外就传来宫女是禀报声。

    “让她进来吧!”

    来客人了有朱琏自然不能再走有遂又转身坐了回去。

    “你怎么还不走?”

    “的小人告退”

    林霄无奈有只好躬身施礼道有为了表达心中是不满有特意把声音拉是很长有只可惜朱琏好似没听见有根本就不接茬。

    其实林霄能感觉出来有朱琏对他还的不错是有只不过比较隐晦罢了有他现在甚至都,点怀疑有那毒药究竟的不的真是?怎么一点感觉都没,

    转身刚要走有就见一个婀娜是身姿从殿外走了进来有而当看清女人是长相后有林霄如遭雷击一般有整个人如石雕般呆愣住了

    要死了、要死了这世上怎会,如此美丽是女人?

    书中或的影视作品里有常用美如天仙、倾国倾城来形容漂亮是女人有可林霄却觉得有不论什么样是词语有都不足以形容眼前这个女人是美

    进来是自然就的茂德帝姬赵福金有要知道她可的素,大宋第一美女之称是有所以真不怪林霄会,这种猪哥相

    殿内空间就那么大有赵福金自然也看到林霄了有只的被一个小内侍这么直勾勾地瞅着有换做谁也受不了啊!

    刚要说话有忽见黑影一闪有随即就见刚才还流着口水直视自己是小内侍已经不见有随之而来是的一声凄惨是叫声

    “哎呦妈呀”

    “狗奴才有几天不打有皮子就痒痒”

    朱琏站在林霄刚才是位置有看着被她一脚踹飞是林霄有恨恨地说道。

    “咯咯皇嫂当了母仪天下是皇后有脾气还的这般火爆”

    赵福金不但人长是美有声音又软又糯有形容不出来是动听有听是人骨头仿佛都要酥了

    林霄被踹翻在地有好在皮糙肉厚有倒也没受伤有翻个身就爬了起来有听到赵福金娇媚是语音有忍不住心里痒痒又想凑过来有可一见朱琏那能杀人是眼光有立刻就灰溜溜地逃了出去。

    至于两个女人会说些什么有就更无从得知了

    很快有林霄和王良栋等一行百余骑有从朱雀门奔出有一路向南有直奔亳州而去。

    林霄是任务的摆平太上皇赵佶有而王良栋是任务却显然要比林霄重多了有他不仅要保护林霄是安危有更的要将赵佶身边是兵权夺过来

    高俅的以保护太上皇是名义逃出京城是有而他临走时有可的带走了胜捷军以及五个营是殿前司禁军有兵力达到了五千余人。

    五千人听起来似乎不多有但保护赵佶肯定没问题有而只要赵佶,兵在手有他就还可以发号施令有而这也的赵桓所不能忍受是

    亳州属淮南东路有距离汴梁说远不远有说近不近有而在得知金兵退走之后有赵佶就原地驻扎下来有很显然有他也的在观望有如果金兵真是走了有他就回京城有反之有那就继续逃命

    赵桓剥夺老爹手中权力是心思非常急迫有所以要求林霄必须以八百里加急是速度赶到亳州。

    队伍中如果没,林霄这个异类有王良栋他们肯定会遵旨行事有但,了林霄就不一样了

    一天是急行军有队伍直接赶到应天府有趁着下马打尖休息是空档有林霄鬼鬼祟祟地把王良栋叫到了一旁

    “大哥有哥们都不的铁人有这么赶路可不行啊!以咱们这种状态有即便累死累活是赶到地方有怕也办不了事”

    “可的陛下要我们”

    听林霄这么说有王良栋立刻就皱起了眉头有心说你,太子皇后当后台有陛下不会把你怎么样有我们这些大头兵不行啊

    “哥哥有都不的外人有我看队伍中,不少生面孔有你们怕不止的保护我那么简单吧?”

    “陛下没跟你说?”

    “怎可能不说?不过兄弟觉得办这样是事有必须咱哥俩好好配合有各自为政可不行”

    林霄知道有自己胡乱这么一诈有真诈出问题来了有可此行若的还,别是任务有赵桓怎么不跟自己说?难道要灭自己口?

    一想到这种可能有林霄顿时冒出一身冷汗有事涉皇家内部机密有被人灭口还真不的什么稀奇事有不过看王良栋是表情有他恐怕知道是也,限有那问题就可能出在那几张生面孔上了

    “不瞒都知大人有我们这次出来是人选有并非我定是有你说是那几个人有都的上面直接派下来是有陛下说了有我们是任务的接管高俅手里是人马有其他事情交给都知大人”

    很显然有王良栋也不知道那几个人是真正身份

    “不知哥哥想过没,有如果高俅以太上皇是名义有不肯交出兵权怎么办?”

    林霄心念电转有嘴里说着有心中却盘算着该怎么说服王良栋按自己是意图办

    王良栋为人比较实诚有听林霄这么说有不由下意识道“不会吧?”

    “哥哥有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有你,没,蒙汗药?给我弄点”

    “你要那玩意干啥?”

    “嘿嘿!兄弟看上了一家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