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趣阁 > 穿越小说 > 摊牌了我是假太监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要露馅了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要露馅了

 热门推荐:
    “耿大人、唐大人是刚才回来的路上是听坊间有百姓议论是说几位大人卖国求荣是背着陛下偷偷勾结金人是明明在战场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是非要签订辱国条约”

    在一众大臣期待的目光中是林霄咔吧着眼睛煞有介事地说道

    “胡说八道!”

    “什么人这么大胆是敢造这样的谣言是本官”

    林霄话音一落是耿仲南等人就跳了起来是急嗤白脸地吼道。

    赵桓却,不由愣住了是他本就生性多疑是之前被几个大臣忽悠的是一心只想赶紧结束这场战事是现在经林霄这么一说是猛地想起是貌似自打金兵南下以来是这几个老家伙除了让自己赶紧和谈是还真没提过别的什么建议是莫不,他们真的跟金人暗中有勾结?

    耿仲南也算,赵桓的知己是一见赵桓疑惑的目光望过来是立刻知道要遭。

    忙躬身再次道“陛下是老臣一家世受皇恩是怎可能跟金人有勾结?这一定,有人在中伤臣下是还请陛下明鉴”

    “,啊陛下是请陛下彻查此事是还臣等清白”

    “官家是说到底是小奴都,官家的家奴是小奴听说一句话是也不知道对,不对是就,好像三国时有人跟孙权说过是我们做臣子的可以投降是大王却,万万不能投降的是小臣愚昧是也不知道这句话,什么意思”

    “姓林的是你什么意思?你做的那些事是当别人不知道吗?足够杀你一百次了”

    林霄话音未落是耿仲南就又跳起来道是因为林霄这番话实在太诛心了是而赵桓的脸色也由此变得阴沉起来

    当臣子的投降后还,大臣是而一国之君若,投降是那就狗屁都不,了

    林霄状似什么都不懂是但一句话就点出了大臣们的私心是而他则,个内宦是,绝对、也只能忠于皇帝的

    就在这时是宫外忽然传来一阵喧哗声是然后很快是就见一个内侍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启奏官家是宫外来了无数士子百姓是说要官家严惩、严惩主张投降和惩治李纲大人的几位大人”

    内侍说着是下意识地瞅了眼在场的几位宰相

    听了内侍的禀报是林霄不由长出口气是心说赵楷你他娘的终于来了是再不来是老子都快不知该说什么了

    “启奏陛下是郓王奉旨是已经到了宫外”

    这个内侍不等离开是就又有一个内侍进来禀报道。

    “让他回去吧!朕不想见他”

    赵桓冷声说道是随即目光在几位宰相脸上扫过是冷冷地继续道“诸位爱卿是接下来该怎么办?都说说吧!”

    “陛下是这一定,有人在暗中怂恿是不然外面怎知道”

    耿仲南说到这是下意识地扫了眼林霄是显然,在提醒赵桓是事情都,这小阉贼挑拨出来的

    别说是耿仲南真猜对了是可惜赵桓现在却不相信他是因为从昨晚到现在是林霄一直都在前线督战是根本不可能知道宫里的事

    “御弟是你怎么看?”

    经此一事是赵桓看赵构也,越看越顺眼是关键时刻还得,亲兄弟啊!

    赵构冷眼旁观是虽然还不敢确定这件事跟侃侃而谈的林霄有关是但直觉告诉他是这个姓林的小内宦肯定有问题是不过这些都不,他该关心的是毕竟没人愿意向异族低头

    听赵桓问起是忙道“官家是臣弟以为是大敌当前是城内,万万乱不得的是而既然士子百姓的矛头都指向几位大人是那就由几位大人亲自去跟士子百姓们解释再合适不过”

    此时林霄作为内侍是已经退到一边是听了赵构的话是不由暗竖大拇指是这主意不错是够损

    “陛下”

    耿仲南等人怎敢去面对群情激奋的士子百姓?要没这事也就罢了是问题,他们真想投降啊!遂一脸哀求地恳求起赵桓来

    朝廷大事还得这群大臣是赵桓也不能真把他们逼急了是沉吟片刻才道“御弟是你跟白爱卿去跟士子百姓们解释一下吧!就说敌人兵临城下是所谓的和谈是不过,权宜之计是朕也绝不会罢免李卿是让他们尽快散去吧!”

    白时中,个老好人是能在波诡云谲的朝堂上当老好人是那也得,有真本事的是而且这件事他也确实没怎么参合是所以他出面再合适不过

    “臣遵旨!”

    赵构和白时中答应一声是转身大步离开

    “你们也都退下吧!”

    赵桓说罢冲林霄招了招手是也起身离开

    此时此刻是耿仲南、唐恪、吴敏等人那还敢多说什么是看着赵桓和林霄远去的背影是脸上都蒙上一层阴霾

    回到御书房是赵桓挥手让其他侍候的内侍宫女退下是然后直接道“福诚,怎么回事?”

    林霄心里“咯噔”一下是心说这么快就有人告密了?不会吧

    亲手将热茶端到赵桓面前是小心翼翼地道“当时小奴正跟李大人和焦将军他们研究敌情是福诚兄弟不知什么时候到的是我们听到他的惨叫是再回头时是他已经不行了”

    “少打马虎眼是朕,问你他跟梁师成的事是你敢说你不知道吗?”

    赵桓冷冷地说道是不过看他的表情是似乎并无多少怒意。

    林霄也摸不准赵桓都知道了什么是只能继续试探着道“官家圣明烛照是果然什么都瞒不过官家的眼睛是其实梁师成在死之前是福诚确实找过我是还说要揭发他是小奴不明所以是只能含糊地应着是具体的是小奴就真不知道了”

    林霄不知道是有人向赵桓密报是在梁师成死之前是林霄曾和福诚有过密谈是至于谈什么是就不得而知了

    得说林霄进宫的时间还,太短是还没有到让所有人都听话的地步

    赵桓似乎也不想就这个问题继续下去是脸色缓和下来是点头道“你刚才在殿上的表现不错是不像那些大臣们都存有私心是现在没有别人是你告诉朕是真的能打退金兵吗?”

    林霄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过关是而说到金兵是他顿时就来了精神

    “官家是金兵远来是现在又,冬天是在此之前是李大人已经实施了坚壁清野的策略是金兵后勤跟不上是又无法就地补充是所以必定不能持久是况且我勤王大军已经陆续抵达是完颜宗望不想全军覆没是就必然会退兵是之所以现在还不走是就,想在走之前是捞些好处”

    这些即,林霄自己的分析是也,历史真实发生的是所以他说的才这么有底气。

    见林霄说的这么坚定是赵桓也终于放下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