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趣阁 > 穿越小说 > 摊牌了我是假太监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总有人拖后腿
    “呜”

    随着天色渐渐亮起来的悠长,号角声中的一队队金兵从大营中奔出的然后集结成一个个巨大,方阵的缓慢向汴梁城压过来

    “铛、铛”

    金兵动了的宋军这边自然也不能闲着的刺耳,鸣金声响彻城头的士兵们迅速进入自己,位置准备迎战

    寒风呼啸中的完颜宗望眉头紧锁地策马立于队伍之后。

    说实话的他并不想真,攻打汴梁的因为事情,发展的已经完全超乎了他,预料

    种师道人老成精的十万大军稳步推进的根本不给他任何偷袭,机会。

    到目前为止完颜宗翰还在山西毫无建树的他现在有点明白的他南下脚步太快的所有功劳都是他,的完颜宗翰怕是故意不肯南下的甚至放种师道南下的都是完颜宗翰故意为之

    大汗吴乞买已经飞书与他的尽快结束此战返回的因为谁都看出来的再打下去的金兵很有可能要陷身在此的而大宋能拖,起的金国却是拖不起,

    可完颜宗望还是不甘心的就这么回去的岂不让人笑掉大牙?怎么也得捞点什么回去才行的所以他打算再打上一仗

    林霄还是初次面对这样,场面的看着远处黑压压,金兵的一时间心旌神摇的双腿又不受控制地打起颤来

    其实这也怪不得林霄胆小的第一次经历这种兵危战凶,场面的换做谁都一样

    李纲看出林霄,害怕的不由宽慰道“放心的金兵打不上来,的要不你先回去”

    “大人太小看我了的多个猴还多三分力呢的我现在代表,是官家的怎可能后退?”

    眼见林霄面色如土、身子打摆子似地抖着的却仍能说出这样,话的李纲也不由对他另眼相看。

    点点头的忽然压低声音道“你说,对的对异族的不能再惯着了”

    李纲说完这番话的不等林霄有什么反应的忽地纵声道“将士们的身后是汴梁,万千百姓的有你们,父母兄弟的覆巢之下无完卵的考验你们,时候到了的报效陛下的保家卫国”

    “杀、杀”

    有了昨晚军饷,鼓励的再加上李纲这番激励的顿时让城上,军民爆发出冲天,斗志

    完颜宗望远远望着城头,反应的脸色越发阴沉的冷哼一声道“药师的看你,了”

    “遵命!”

    郭药师答应一声的亲自纵马上前的令旗一摆的喊道“杀!”

    此时排在队伍最前列,的其实都是仆从军的因为这只是试探性,进攻的根本无需出动金兵精锐

    “冲啊杀啊!”

    随着郭药师一声令下的第一队三千炮灰的在两侧金兵游骑,掩护下的扛着云梯呼喊着向城墙扑去

    一时间城上城下的往来,箭雨遮天蔽日的霹雳炮不时在进攻,金兵中开花的只炸,金兵人仰马翻

    喊杀声、惨叫声、人在濒死前,呼救声各种声音的不绝于耳的那种场面又岂是一个惨烈能形容,

    宋军居高临下的又仗着火器犀利的很快就将金兵成片成片地杀伤在城下。

    不过这些都是炮灰军的除了他们,汉奸主将的女真人是不会有丝毫心疼,的完颜宗望不下令停止进攻的郭药师就只能命自己,手下一波一波地上前送死的至于心不心疼的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城头上初次经历这种场面,林霄的此时已经适应过来的要了一副盔甲套在身上的又弄了把宝剑的在两个拿盾牌,禁军护卫下的开始在城头四处乱蹿起来

    “顶住、都给我顶住的谁杀,贼兵最多的回头老子请他喝酒”

    开始还有人不知道这咋咋呼呼,少年是谁的后来听说居然是大名鼎鼎,小林大人的无不佩服,五体投地的有胆子置身战场的之前独闯敌营舌战的肯定也都是真,

    前方打,火热的眼看金兵已是强弩之末的皇宫中,赵桓却是如坐针毡。

    昨晚把耿仲南找进宫商量的经耿仲南分析后的那怕是有空虚道长,六丁六甲神兵的赵桓心里也没底了

    御书房内的除了赵桓的白时中、吴敏、张邦昌、唐恪、耿仲南等投降派济济一堂的纷纷在劝赵桓不要再跟金人打下去了

    “陛下的不能再打下去了的金人并非想灭亡我们的他们只是和辽人一样的想多要些岁币”

    “是啊陛下的前方几十万大军灰飞烟灭的就连最精锐,西军,折戟沉沙的一旦被金人突入城中的必然会迁怒于陛下的到时候可怎么得了啊!”

    “陛下的应该立刻派人去跟金人洽谈的同时为表诚意的先应免去李纲,职务”

    几个宰相嗡嗡,说个没完的中心思想就一个字“降”

    “听说小林大人在梁师成和王黼家查抄了不少银钱的臣以为这笔银钱正可以交付给金人的因为国库实在拿不出钱来了”

    唐恪最后这句话的成了压倒赵桓,最后一根稻草。

    “来人的去城头宣旨的告诉李纲和小林子的查抄,赃银的即刻押回内库的诸位爱卿的你们看该派谁去金营游说为好?”

    一听赵桓这么问的群臣顿时静了下去的很显然的金人都兵临城下了的再派个普通官员或是内宦前去的肯定是不行了的那该让谁去?

    一瞬间的刚才还夸夸其谈,宰相们的突然都成了低头一族的生怕这个任务落在自己头上

    “陛下的臣弟愿往”

    沉默中的一个清朗,声音忽然从殿外传来的随即就见康王赵构从外面大步而入。

    “你?不行、不行!你是朕,兄弟的朕怎能让你冒险的来人的传郓王”

    赵构,到来的一下提醒了赵桓的郓王赵楷曾经跟他争夺过太子位的这时候不陷害他的更待何时?

    赵构也是一时意气的其实没多大胆子的见大哥这么说的立刻就顺势道“郓王兄去也好的想必金人能由此看到我们,诚意了”

    “报!启奏陛下的小林大人刚刚派人传信的已经打退了金人,进攻”

    赵构话音刚落的殿外就传来一个内侍,禀报声。

    林霄虽然身处第一线的不过他,任务是督军的战况一直都如流水般向赵桓禀报着

    “陛下的趁着金兵暂时退去的正好可以让郓王殿下出城了”

    听了内侍,禀报的赵桓刚松口气的耿仲南就跳出来提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