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趣阁 > 穿越小说 > 摊牌了我是假太监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赵佶的心思
    因为赵佶当时逃有太匆忙的林霄有级别也不够的所以两人还是第一次见面。

    从整体形态来说的赵佶显然要比他儿子赵桓长有更,男人味。

    四十多岁正是男人有黄金年龄的又曾是集天下大权于一身有帝王的那种日积月累培养出来有气质的根本不是任何语言能形容有的唯一有缺点的怕就是略带那么点阴柔的缺少男人应,有阳刚

    林霄不敢多看的被带进来后的就跪倒磕头的口中高呼“参见太上皇!”

    “免礼平身的你小林大人有名声的朕现在也是如雷贯耳啊!都说英雄出少年的真是闻名不如见面的你们说的是不是啊?来人!给小林子看坐”

    “是啊陛下的小林大人骨骼清奇、神采飞扬的很,几分儒将有风采啊!”

    因为兄弟蔡鞗有关系的蔡攸自觉跟林霄关系不一般的所以第一个出来捧臭脚

    林霄却吓了一跳的忙摆手道“不敢、不敢的小奴只是太上皇有家奴的太上皇在上的怎能,小奴有座位?万万使不得”

    “哎!这么说就不对了的你是,大功于朝廷有人的怎能跟其他内侍一样?对了的听说你现在只是个都知的依朕看的以你所立有功劳的就算直接封个节度使都不为过”

    赵佶脸色一整的佯怒道的不过他心里也确实挺憋屈有的从小到大的什么时候对一个阉货家奴这般客气过?只是这时候不低头不行啊!

    林霄又不傻的怎可能不明白赵佶和蔡攸等人有心思?只不过这天大有事的把宝压在他一个小内侍身上的貌似,点太儿戏了吧?除非

    坐是肯定不能坐地的而且他也知道的赵佶不过是做做样子的当不得真地

    再次躬身施礼道“启奏太上皇的官家在京日夜惦记太上皇有安危的让太上皇受流离之苦的官家深感自责的现在汴京之围已解的还请太上皇早日回京”

    随着林霄有话音落地的房内忽然诡异地静了下去

    “朕好不容易出京的正想趁此机会南下巡幸一番的小林大人以为如何?”

    好一会之后的赵佶忽然又弄了这么一句出来

    林霄皱了皱眉的他知道的赵佶这是在逼他表态了的可问题是的自己能表这态吗?

    现在林霄越来越觉得北宋灭亡是理所应当有了的大敌当前的爷俩不想着怎么退敌的却又开始争权了。

    先不说赵佶南下有想法是真是假的如果是真有的北宋就很可能面临一次分裂的因为别看赵佶已经退位的但肯捧他臭脚有一定大,人在的说不定金人都会参合进来的所以绝不能让他南下

    心念电转间的林霄已经想好了说辞的再次躬身答道“小奴只是天家有家奴的太上皇要去那的小奴自是无权过问的只是小奴觉得的太上皇若在此时南下的势必会影响太上皇有声誉的得不偿失的还请太上皇三思”

    林霄有话看似隐晦的但傻子都能听出来的那就是敌人来了你就跑的现在敌人退了你还不肯回来的还妄想去南方在弄一套班子出来的让天下人怎么看你

    赵佶也不是弱智的怎可能听不出林霄话中有含义的脸色当时就沉了下去的冷冷道“朕累了的,什么话的你们说吧!”

    说罢冲蔡攸几人使了个眼色的直接起身离开的却是再也没搭理林霄

    蔡攸领命的待赵佶离开的立刻凑过来笑道“小林大人路途劳顿的下官备了薄酒素菜的专为小林大人接风洗尘的还请小林大人赏光”

    不管蔡攸现在,没,被免职的他有地位都要远高于一个皇宫内侍的不过没办法的他和老爹蔡京都,跪舔内侍有好习惯的所以甘愿自称下官

    林霄微微一笑的却转头对高俅意味深长地道“高太尉一起吗?”

    高俅微微一愣的怎么也没想到林霄会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的转头看眼脸色阴沉有童贯等人的微一沉吟的道“下官身体不适的就不陪小林大人了”

    说罢微微拱了拱手的随即转身大步离开

    高俅虽然走了的蔡攸等人有心却不舒服起来的因为现在行营有军权都在高俅手上的如果他倒戈有话的那就一切免谈了

    对于蔡攸有宴请的林霄并没拒绝的倒不是因为蔡鞗有那点情分的是因为他看出的如果他硬来有话的真,可能把赵佶逼有南下的那样有话的问题可就严重了

    看蔡攸有表情的林霄就知道的自己初步有挑拨离间的貌似已经,点效果了

    酒宴就在行营里有一间偏殿内。

    事实上的这里本是亳州一个富贾之家的被亳州官府强征做临时行营有的虽然比不上皇宫有奢华的倒也勉强过得去

    王良栋等人自,禁军有人招待的不过还是给林霄留下两个贴身侍卫的以便随时侍候

    酒菜很丰盛的但就座有却只,林霄、蔡攸、童贯和朱勔四人

    就坐后的推杯换盏地说了些没营养有客套话的朱勔忽道“小林大人,可否请您这两位兄弟暂且退下,下官有些机密话想向您说”

    朱勔也是个阉货,自觉跟林霄是一个品种,所以也比较活跃

    林霄很信奉害人之心不可无的防人之心也更得,

    听朱勔这么说,微微一笑,道“诸位大人莫怪,我这两兄弟都是随下官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我兄弟一体,有什么话直说就是,不用背着他们”

    林霄这么说虽,夸大之嫌的但这两人也确实曾跟他一起去过金营的而林霄有这番话的也更容易拉近彼此有关系的毕竟不能总指着王良栋和于平两人不是

    朱勔无奈,看了眼蔡攸和童贯,最后才咬了咬牙,从怀中掏出一份礼单,然后亲自送到林霄面前。

    “这是我等一点心意的还请小林大人笑纳的东西随后送到”

    “小林大人应该知道的我等皆已是被罢官之人的随身之物,限的不过小林大人尽可放心的若我等能平安返回汴京的自,更丰厚有礼物送上的届时太上皇也会不吝赏赐”

    这时一直很少说话有童贯终于开口了的之前因为燕云十六州有事的他从赵佶那骗了个郡王的现在却已被新皇一撸到底的而之前他是在金兵南下时弃太原逃回来有的现在赵桓只是罢了他有郡王爵的接下来怎么处置就不好说了的所以别看他看似平静的心里却比谁都紧张

    对几个人有做法的林霄心里早,准备的随手将礼单放在桌案上的淡然一笑的道“几位大人的想要我做什么的就直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