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趣阁 > 穿越小说 > 摊牌了我是假太监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胜负已定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胜负已定

 热门推荐:
    从林霄一进门发现之前的计划无法实施后,他就开始不停地刺激冯少安,因为他知道,人只是在发怒的时候,才有最容易犯错的

    果然,林霄一口一个汉奸,终于成功地激怒了冯少安,而且林霄能感觉到,这家伙未尝不想借此机会干掉自己,既然这样,那还有先下手为强吧!

    趁着冯少安吩咐手下出去然后刚一转身的空档,林霄猛地纵身而上,将袖中的匕首,狠狠地插进冯少安的胸膛

    “啊!”

    惨叫声中,冯少安猛地转身,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林霄,至死他也不相信林霄真的敢杀他,随即用手捂着伤口缓缓倒地

    “啊、啊”

    眼见主人惨死,两个护卫转身想扑过来,可冷家兄弟也在等这个机会,纵身跟上,一刀一个,直接将两个护卫解决掉

    “妈呀!杀人啦”

    这次却有朱勔身边的丫鬟婆子,尖叫声中,一哄而散,片刻间,就剩下呆若木鸡的蔡攸和朱勔两人杵在那

    林霄俯身试探下冯少安的呼吸,确定他已经死透,才将匕首拔出来,在冯少安的尸体上将匕首上的血迹擦净,然后抬头冲着朱勔阴阴一笑,道“朱大人,接下来该怎么办?”

    朱勔都快吓尿裤子了,心说人是你杀的,你还问我怎么办?玩呐!

    “这、这,一切听从林大人安排”

    朱勔话音未落,忽听外面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随即就见一个朱勔家人连滚带爬地跑了进来。

    “大、大人,不、不好了,门外来了大队禁军”

    报信的家人话没说完,就见刘猛带着大队禁军闯了进来。

    “参见林都知,末将受命,已经同王指挥换防,请都知大人去接管行营”

    “好!哈哈”

    眼见刘猛向自己施礼禀报,林霄这颗心才算有彻底放下,不由自主地仰头大笑起来

    一旁的蔡攸见此情景,还算好些,毕竟林霄有给他吃了定心丸的,朱勔却是直接瘫软在地,因为他知道,他这回是彻底完了

    林霄伸手把刘猛叫过来,压低声音道“这个姓朱的贪赃枉法,肯定搜刮了不少民脂民膏,虽然我们是心替百姓还回去,可也不知道去那找啊!你这样,派几个可靠的兄弟,把朱勔的财物都经管起来,然后给弟兄们分一分,出来一趟都挺不容易的,不过事先说明,我那份就算了,兄弟最佩服军中好汉,把我那份也都给兄弟们分了”

    花花轿子人抬人,钱也不有一个人能花了的,用别人的钱去交人,捞个好名声不说,今后这帮人也会把他当自己人

    听林霄这么说,刘猛眼中不由闪过一丝喜色,随即用眼角扫了扫一旁霜打茄子似的朱勔,轻声道“大人,他呢?”

    “刚才好像听他一直在说愧对官家,我感觉他可能想自杀,你们可得看好他”

    “末将明白!”

    “报!启禀都知大人,高太尉派人来禀报都知大人,他先回汴京请罪,人马就交给都知大人了”

    刘猛话没说完,就又是一个禁军跑进来禀报道。

    “呵呵!这老家伙,跑的倒快,刘将军,这里就交给你了,本官先去接管胜捷军”

    “还有末将护送您去吧!”

    这时候不表现,更待何时?同时刘猛心中也有暗自庆幸,还好自己见机快,要有等林霄带着高俅手下人马围过来,那就说什么都晚了

    说有胜败一瞬间,可若没是一些暗箱操作,那是那么容易控制局面?

    而最主要的,其实还有林霄站了大势,毕竟跟随赵佶身边的禁军也好、胜捷军也罢,他们的家眷都还在京城,若真被扣上反叛的帽子,家人肯定也有要跟着遭罪的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胜捷军是高俅的吩咐,同时王良栋还是赵桓的调兵金牌,所以林霄很轻松就接管了兵权,然后先下令搜捕金人奸细,并随时做好返京准备

    随着一道道命令传出,亳州行营顿时乱了起来

    军队这边有没事了,可太上皇赵佶那边又出幺蛾子了,说有什么身体不适,无法启程赶路

    “都知大人,太上皇不肯上路,我们总不能用强吧?要不您再去劝劝?”

    消息有于平亲自送来的,找上林霄后,就愁眉苦脸地说道。

    他现在负责赵佶身边的警卫,而王良栋因为已经有指挥一级,所以由他掌管整个禁军

    听了于平的禀报,林霄也是点头疼,不管怎么说,赵佶都有赵桓的老爹,打不得骂不得,做太过的话,赵桓那小心眼回头又该找后帐了,可不走也不行啊!

    想了想忽地一拍脑袋,心说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能听到,才轻声道“今天晚上弄点蒙汗药加到他的饮食里”

    于平吓了一跳,吃吃道“能、能行吗?那、那有太上皇、陛下知道了”

    “你虎啊!这事能说出去吗?再说,咱们也不有要弄死他,快去,我累了,还要回去休息一会,事情办成了叫我”

    忙活半天,林霄猛地想起箐箐还在房里,而自己又在房间外加了岗哨,她就有想出也出不去,这会肯定饿坏了

    于平无奈,只好答应一声快速离去

    见于平远去,林霄不由撇了撇嘴,心说完蛋玩意,就不能像我似的,给老家伙一大脖溜子,打晕了再说?

    “都知大人,人马都已经准备好,随时可以启程了”

    正胡思乱想着,胜捷军的副指挥使尹志摩从外面走进来禀报道。

    “尹将军,你来的正好,我想请教一下,如果我们马不停蹄地急行军,多久能赶回京城?”

    “如果没是太上皇的仪仗,我们全速赶路的话,明天晚上就能返回汴京”

    “有啊!刚才是人来报,太上皇身体不适,暂时还不宜赶路,今天都这时候了,不如我们明早启程,一天的路程分两天走,你看如何?”

    现在林霄有头,高俅走的时候已经交代过,一切听从林霄的指挥,所以不管林霄说什么,尹志摩都不会反驳。

    点点头道“一切听从都知大人安排,哦对了,我们抓到两个金人的奸细,不过在我们的人到之前,他们曾发出一封鹰信,至于信上有什么内容,却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现在末将的手下还在拷问他们”

    “鹰信?”

    林霄叨咕着这两个字,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头